这和我于司冉喜欢咕咕有什么关系

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

——莫言

知行合一,行胜于言。

——陶行知




注意。

头像自摄

绑画→@简繁

禁止diss。

以上。

24h‖互不相让「柳澄」






“还是小组赛吗?”柳清歌转过头去望他,从江澄耳根的碎发到文化衫中隐约可见的白皙锁骨。从指尖修整整齐的指甲到他绑着一条黑色手链的腕部,灼热的目光扫过江澄裸露在外边的每一寸肌肤,但柳清歌又很快收回目光,继续望向河对岸的城市。


“是啊。”江澄在脑子里把通知过了一遍,然后闭上眼。柳清歌单手撑着下巴,两个人没有对望,无所事事的呆呆立在河岸边上,夏日闷热的空气一点点的席卷两个人之间的空间,就连暧昧的气息也要蒸发在这无休止的热浪当中一样。

  

“很期待继续跟你一组。”江澄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也是。”


  

  

  

柳清歌和江澄八字不合,因为两个人是学习上的死对头。

  

似乎每次见面两个人都少不了明争暗斗,话里带刺火药味十足,在成绩榜上也是互不相让,就连在日常生活中也像是要比个高下一般。

  

但在某一次学校组织开展的校区知识小组竞赛当中,柳清歌和江澄被分到了一组,两个人同时黑着脸找到各自的班主任商议换组后,得来的统一回复是。

  

“不可以,把你们两个人分到一组就是因为成绩优异啊,再说不要对自己的搭档那么没有信心嘛。”

  

  

  

呕。江澄在心里干呕一声,但面上还是假装友好的跟柳清歌打招呼。柳清歌点点头,背着挎包跟他进了图书馆。

  

江澄本是不想邀约,只是魏无羡本着帮帮好兄弟的名号手抽替江澄给柳清歌发了条消息,正当江澄挠着头思考怎么撤回短信的时候对方居然很直接的答应了。

  

柳清歌本来是不想答应的,只奈何这条消息好巧不巧的被沈清秋看见了,而沈清秋就打着好心帮他接收了这条短信,还特地备注了比赛注意事项和相关知识点范围。

  

于是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场面。

  

  

两个人进入图书馆甫一坐下周身的气温就直接下降到一百零八摄氏度,先不说两个人之间生硬的客套和招呼方式,光是眼里的杀气就可以把一个路人随随便便的弹飞千里。

  

再是两个人的动作,整齐划一的拿出纸笔和相关资料直接开始做题,而且写题速度极高,一个小时一张半卷子左右,还光是比赛要求知识点的范围,等两个人做题到晚上的时候复习的地方已经要超出比赛范围了。

  

也不知是温习的原因还是两个人的默契配合,知识竞赛为校争光拿了第一,地中海校长笑呵呵给两个人发了奖金和奖杯。表面看上去其乐融融正常的不行勾肩搭背的柳澄二人,在同举着奖杯的时候还是笑容僵硬了一下。

  

  

这么一来二去,两个人也熟识了很多,渐渐的偏见也少了,然后在不知哪一天的晚上,喝醉了的江澄拉着柳清歌到河边上高歌了两曲,接着拽着他的衣领亲上去,在没有玫瑰花和烟花的情况轰轰烈烈的告白了。

  

一点也不浪漫的告白和亲吻,留给两个人的只有磕出血的唇瓣和一整颗不停跳动的心。

  

  

  

  

“所以,为什么你随笔名字改成泥菩萨了。”江澄突然发问。

  

“大概是因为,泥菩萨过不了江吧。”柳清歌笑了笑,一把将江澄搂到怀里,两个人依偎着吹着夜风,但没过一会江澄就又推开他。

  

  

  “热啊。”

24h‖情愫绽放「羡澄」

粗略的赶稿。💦💦💦





  除夕的时候,魏无羡拉着江澄翘了剧组安排的直播活动,两个人偷摸着躲过公司安排的眼线,绕过狗仔记者的追拍,在飘着点点白雪的大街上撒丫子狂奔。

  


  穿过拥挤的人群和冻着薄冰的河岸,魏无羡拉着江澄跑去他们高中学校的门口买小吃,两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在哄闹拥挤的大街上胡乱穿梭,一边捂着带着口罩的嘴脸怕被粉丝发现,一边拉拉扯扯压低声音说话。

  


  两个人看了半个晚上的电影,看了爱情片和动作片。魏无羡指着票根上面的两项分类冲他挤眉弄眼,江澄看了对他肩膀一拍直骂低俗,两个人嘻嘻哈哈从百货商场的一楼逛到顶楼,打过电玩看过电影,就像是他们十七岁的那个模样,魏无羡拉他翘课去打网吧游戏。

  


  老旧的台机和嗡嗡作响的电风扇,粘在白色校服上的汗珠和模模糊糊透露出的小麦色肌肤,魏无羡的笑脸还在脑海里清晰可见,还有一块钱一根的老冰棒,在年轻江澄的眼里这些就是全部。不像是他们工作后的这个寒冷的冬天,加班加点的工作和直播,似乎整个世界都要被这些庸俗繁杂的东西占满,不能呼吸。

  


  有点儿人情味了。江澄呼出一口热气说。

  


  魏无羡在他边上放着窜天猴,小孩儿们吵吵嚷嚷找他借打火机点仙女棒,魏无羡给吵着没办法,捂着耳朵愣是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只好凑到江澄身边左摇右晃,给自己找点乐子。

  


  然后就在第一束烟花升起的时候,魏无羡从背后抱住了江澄,江澄下意识的想推开他,可他越这样魏无羡抱得却越紧,他只好回头去瞪魏无羡,却在他那闪闪发光的黑色眸底看见了第二束烟花,点点闪烁的光亮。小孩儿们纷纷丢了手里的仙女棒跑去看烟火,没注意到他们这块的动静。



  江澄一瞬间愣住了,魏无羡则抓住这个机会,扯下他戴在面上的白色口罩在他嘴角亲了一口,他本是想说些情话的,但又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开口,最后魏无羡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

  


  “师妹,抱一个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