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iran

喻黄微洁癖|产周黄喻王曦瑶

[周黄]王子

#异色黄少天x周泽楷
#王子x阶下囚
#私设如山
#小王子生日快乐呀嘻嘻嘻
#这就是周黄你没看错

  锁链在周泽楷不甘的挣扎下和地面发生摩擦,划出刺耳的响声,黄少天坐在他面前,酒红色的双眸中只倒映出了周泽楷狼狈不堪的模样。

——曾经的枪王现在落到了阶下囚的等级。

  “周泽楷。”他咬了一口苹果“不要这么看我,我是为了你好”

  “你要知道我是什么都会做出来的。”

  “我当然知道。”周泽楷向旁边啐了一口血“毕竟你这种人,我可是见的太多了。”

  他试图让自己说话显得轻松些,以至于不让黄少天在他面前显得太过于得意。

  周泽楷抬头看着黄少天,他的金发几乎要和那顶皇冠合为一体了。

  皇冠上面镶嵌着的蓝色宝石反射着光芒,黄少天咬了一口苹果,然后再把剩余没有吃的部分扔出手里。

  白色的果肉在地上沾了灰,滚落到角落里,被老鼠们包围着啃噬。

  黄少天开始脱下自己披在身上刺了金边的衣袍,然后再是外套,旁边的护卫接过他的衣服,搭在臂弯上。

  然后他坐到周泽楷的对面,那把破旧的木椅不堪负重的发出尖利的响声。

  黄少天神情自然,仿佛他现在在的不是黑暗潮湿的牢房,而是在他那富丽堂皇的宫殿里。

  “今天是我的生日。”黄少天道。

  “所以呢?”周泽楷督了他一眼,道“这就是你来牢房探望阶下囚的理由?”

  “我记得你有个朋友,江波涛对吗。”黄少天拍拍衣角,指尖抹过牢房里的木桌,带起一层灰。

  周泽楷愣住了,随即又跟疯了一样的冲黄少天嘶吼“你对他干了什么?!”

  “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你应该知道的。”

  “我跟他说,如果可以讨好我的话,你就可以提前出狱。”

  “于是他跪下来亲吻了我的鞋尖。”

  黄少天嗤笑一声。

  周泽楷转过头死死的盯着他的鞋尖,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

  “你不用看了,那双鞋被我扔了。”

  黄少天笑道“被囚犯亲过的鞋子,怎么还能要呢?”

  周泽楷开始疯了一样的挣扎,铁质的腕环在他手上摩擦,留下红痕和伤口。

  “对了,我这个人一向说话算话,所以,你现在,可以提前出狱了,恭喜。”

  他讥笑着,面露讽刺。

  牢房里的烛火在墙上映出他的影子。

  在周泽楷的眼中那倒影几乎不像是人,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恶魔。

——不过不会有恶魔长的像黄少天这样。
——也不会有恶魔像黄少天那样恶趣味。

  “刺啦——”

  那柄镶着宝石和各种华贵装饰的长剑被扔到了他的膝前。

  “你现在自由了,所以——”黄少天故意拉长尾音“要不要以杀了我来庆祝呢。”

  “或者是——替你的好友报仇?”

  “………………我不会的。”

  周泽楷突然冷静下来,他冷眼看着狱卒们解开他的脚拷和手镣,开口道。

  “杀了你,我要再次入狱。”
  “为了你这样的人来放弃我的自由,不值得。”

  “看来你还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真是令我失望,周泽楷。” 鄙夷的神情在黄少天脸上出现。“我以为你会做出什么有趣的举动呢,没想到你这么无趣。”

  “那么——如果我把江波涛的尸首扔到妓女们的手里呢?”

  长剑出鞘,尖端直抵着黄少天布张青色血管脖梗。

  黄少天惊呼一声,然后笑了起来“很好,周泽楷,你可以动手了。”他挥挥手示意侍卫们都出去。

  “现在这个空间里只有你和我了,动手吧。”

  黄少天笑嘻嘻的说,眼底没有一丝畏惧,即使最锋利的刀尖正抵在他的脖子上。

  “………………”
  诡异的沉默。

  黄少天脸上依旧挂着微笑,他把头往刀刃那块凑了凑,斜着面督了一眼周泽楷。

  “杀了我吧。”

  那副丑恶面容的主人说道。

  “如你所愿。”周泽楷举起刀,然后向下劈去。

  然后在半空中被截下。

  “嘻…我是骗你的。”黄少天这么说着,他手里握着冰雨,挡下了周泽楷向他劈来的长剑。

  “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死去啊。”他叹口气,右腕微微一转,将周泽楷手里的剑挑落到一边,然后猛地踹向周泽楷的膝盖,迫使他跪在自己面前。

  “唔……”周泽楷闷哼一声,抬头望着黄少天。

  “刺杀没有成功…所以,你知道的吧?”

  黄少天嘴里打了个呼哨,门外的侍卫拿着之前拆下的手镣和脚拷进来了。

  “我不会让你这么快就死的,周泽楷。”他伸出左手,中指上的蓝宝石闪闪发亮,周泽楷在被重新拷上后,在上面吻了一下。

  枪王已经完全屈服了。

  黄少天眯起眼看着周泽楷。

  “噢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 ”

  在走出牢房之前,黄少天回头对周泽楷笑着说。

  “关于你朋友江波涛的事情。”

  “我都是骗你的。”

〖喻王〗怀念过去

  ※这是以喻文州女朋友第一视角来写der!!!!!慎入!!!!!
  ※喻文州王杰希分手设定。
  ※短小

  "太好了呀,文州。"

  我笑着看向他。

  "?"他有点不解的望回来"什么太好了?"

  "因为,你看,你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抱着我不是吗?而且…我明明一开始只是作为你的粉丝而已,真的没有想到过可以跟你在一起。"我兴奋的说着,鼻尖被冻的通红。

  今年的广州,开始下雪了。

  我明明知道只是加几件衣服就可以保暖的事情,却要坚持着只穿着单衣出来赏雪,喻文州在背后抱着我,那件黑色的毛昵大衣几乎裹住了我的全身。

  "……是吗,我也很开心能和你在一起。"喻文州笑着看着我。

  一点点的雪,落在了我的掌心,然后又很快的融化消逝。

  "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呢?明明有更好的女孩子可以去选择。"我看着掌心愣了一会,突然抬头问他。

  他也愣住了,似乎是没想到我会这么问他。

  "因为…因为你长得好看?"

  "什么呀,这个理由!?那比我好看的小姐姐多的是了!"我不满的看向他。

  "…真的要我说实话?"

  "要!!!!!"我已经满心期待着他会夸奖一番他未来的妻子了。

  "好吧…咳…其实是因为,你很像一个人。"

  "?!"我愣住了。

  "怎么说呢,他的眼睛就像是存在着万千星辰一样,平时是很成熟沉稳的一个人,有时候也会很幼稚,但是,是一个很好的人。"他看上去有点语无伦次,不停的夸着那个人。

  "他,他…他喜欢绿色,而且有一点强迫症,生活习惯有点点像老年人,他很少喝咖啡,因为他说伤胃,平时比较喜欢喝温水或者是茶。"

  "他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会舍弃自己来去成全他人或者是…达到一个目的。"

  "他有时候就跟猫一样。"喻文州笑起来,看上去心情非常愉悦。

  "……嗯,那,那听起来很不错呢,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人吧。"我嘴上应付着他,但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像'什么嘛…当着自己的妻子的面去夸别的女人'

  "怎么啦,吃醋了?"他刮了刮我的鼻尖。

  "嗯,有一点点噢,嘻嘻…不过我不会那么小气的啦!毕竟,毕竟我是喻夫人嘛。"

  我侧过头看着他"那么走吧,回家吃饭去。"

  "好。"

〖周黄〗shotgun

  〖周黄〗shotgun

  依旧是絮絮叨叨

  ※cp为周泽楷x黄少天。
  ※黑手党pa,双方都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最后发现属于敌对的组织,于是就打起来了。
  ※推荐配乐〖 House of Cards 〗
  ※"死而无憾"和"月亮真美"都是我爱你的意思。

  "所以说,走到这一步,也算是走投无路了。"

  黄少天几乎是下意识的把刀往周泽楷脖子上抵着,周泽楷毫不犹豫,反手拿着枪托对着黄少天太阳穴就是用力一击。

  黄少天反应迅速,就地一滚,躲到屏风后面。

  屏风是周泽楷的,房间也是周泽楷的,别墅也是周泽楷的。

  但搞破坏是他们两个联手。

  之前挂在客厅摇摇欲坠的吊顶灯终于砸下去了,光滑的大理石地板给砸出了一个坑,尘土飞扬,早上摆满食物的木质白桌已经被子弹穿透了好几个洞。

  "周泽楷。"

  黄少天微微侧过头隔着屏风之间的缝隙看着那个举着双枪的青年,上一秒还面带微笑的夸奖着广州的早茶好吃,下一秒就如同天气骤换一般拿着枪抵上人的太阳穴。

  几乎是同一步调,屏风被子弹穿透,黄少天蹿出那个不能再藏身的地方,却被可以算是饿虎扑食的周泽楷扣住脚腕。

  "完了。"黄少天这么想,被人扣着脚腕扯倒在地,他翻了身背部朝下,人却被卧室的木质地板磕的眼冒金星,长剑冰雨也被他松开滑落到地面,周泽楷反应迅速一脚踢到床底下,整个人跨坐在黄少天身上,空洞洞的枪口下一秒就抵上了黄少天布张青色血管的脖颈。

  "你输了。"
  "未必。"
 
  黄少天身体向上挪动几分双肘撑地,下身提高几分膝盖猛然击上周泽楷下颚。

  年轻的枪王敏捷的侧身躲开,却错过了击毙猎物的最好时机。

  黄少天几乎是落慌而逃,随手扯起一边床上的床单对着周泽楷脸上就是一套,出了卧室的门就直接朝书房跑去。

  这场战斗,双方的情况都不太好,黄少天给周泽楷击中了右手,导致他必须用不是特别习惯的左手来拿刀攻击周泽楷,当然,他现在别提什么攻击了,毕竟他连武器都没了。
 
  周泽楷的情况略好,只是被黄少天拿冰雨刺伤了小臂和大腿,但前天在腰部弄得伤口已经开裂了,鲜血浸透了绷带和纱布,渗出鲜血。

  周泽楷扯掉床单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向门外走去,可他走到门外的时候,已经没有见到黄少天的影子了。

  于是他采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先是打透走廊上所有的木门,再一扇一扇踹开去到里面的房间找黄少天。

  "黄少天。"周泽楷哑着嗓子说"出来吧。"

  这个时候的黄少天,正躲在书架的缝隙之中,他努力的把自己缩成一团,将手伸进抽屉的缝隙里摸索。

  一把左轮手枪,里面只有三发子弹。

  这意味着,他只能有三次逃开周泽楷的机会,或者更少。

  第一轮的扫射已经过了,踹门声越来越近。

  "嘣——"门被踹开了。

  周泽楷进来了。

  周泽楷双手自然下垂,却紧握着枪,黄少天不由得往角落里缩了缩,左轮手枪被他别在后腰。

  黄少天的汗水一滴一滴落到他右手的伤口上,刺痛换回他的清醒,他眼前一片模糊,外头的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下来了,月亮隔着纱一般的云层窥探着他们。

  黄少天左手探到腰后握住枪柄,周泽楷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声音如同他的人一样,十分平稳,没有半点拖沓,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周泽楷现在心情十分不错的样子。

  就像是狮子即将把猎物逮到手时的愉悦。
 
  "黄少天,我看见你了。"

  "他是在试探,别冲动。"黄少天深吸一口气这样安慰自己,整个人试图按捺住那颗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的心脏。

  过了一会,周泽楷像是没有发现什么的样子,一个人走出了房间,去踹另一个房间的门。
 
  黄少天等了一会,蹲到腿麻的时候才敢缓缓探出身子打量四周,没有见到周泽楷人的影子才慢慢挪动到书房的墙角靠着,正当他闭上眼打算享受这短暂的宁静时。

  下一秒,周泽楷的脸庞出现在他面前。

  可以算是惊恐了,黄少天迅速的举起枪对着周泽楷的眉心,却被周泽楷用枪托击到手腕,在麻痹的作用下,左轮迅速脱手,就跟冰雨的下场一样,被周泽楷踢得远远的。

  "真的完蛋了。"

  黄少天苦笑一声,举起双手紧贴墙面,侧过头不去看周泽楷的脸。

  "被你抓到了,周泽楷,要杀要剐,任你处置。"

  周泽楷没有说话,但枪口对准了黄少天的心口。

  "你不说点什么吗,枪王大大,对于好不容易抓到的猎物。"黄少天微微扬起嘴角双眸微阖,面带笑意的看着周泽楷,月光洒在他的脸上,皮肤白皙的黄少天现在已经可以算是惨白了。

  "月亮真美啊。"黄少天感叹,就好像没有被人打的很惨,给逼得走投无路堵在墙角,给人拿枪抵着心口一样。

  "黄少天"周泽楷道"为你,我死而无憾。"

  两人交换了一个深情的吻,停留在树枝上的鸟雀扑棱着双翅,黄少天的鲜血顺着右臂流到地面上,和周泽楷的鲜血交融。
 




  "砰——"

  鸟雀受到枪声的惊吓,飞走了。

〖曦瑶〗梦昔

※曦瑶
※短小,刀子。
※文笔倍儿烂,慎入。
※标题其实是文言文x

  “蓝曦臣。”

  “蓝曦臣。”

  蓝曦臣猛的睁开眼,额上全是冷汗,他正用手抚去汗珠,却发现自己的抹额没有摘下。

  “二哥?你没事吧。”

  金光瑶站在他身边,两人就在那观音庙的门口。

  '观音庙?阿瑶?我现在不应该是在云深不知处吗,怎么会在这?'蓝曦臣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回到过去了。

  “……阿瑶,我……”蓝曦臣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被金光瑶的话打断了。

  “二哥,你先去庭院吧。”金光瑶淡淡的看他一眼,唇角带着笑意。

  “……好。”蓝曦臣听金光瑶这么说,愣了一会,呆呆的转过身,直直的朝外面走去,他的身后,还跟着两名手持剑,身穿金星雪浪衣袍的修士。

  庙宇外的兰陵金氏修士也不少。

  莫约是过了一会,场景突然变了。
 
  变成了,金光瑶握着刺进他胸口的,属于蓝曦臣的佩剑,摇摇晃晃的站着,唇角还淌着血,他说:“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

  他的肺似乎被刺穿了一片,吸了一口气,哑声道:“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

  蓝曦臣怔然。

  一部分原因是场景转变的太快他没有想到,另一部分的原因是金光瑶说的话。

  场景又变了。

  蓝曦臣被金光瑶用那只,仅存的左手推开,眼睁睁的看着金光瑶被聂明玦拎进棺材里高高举起,面孔扭曲,但始终看着蓝曦臣这边。

  金光瑶好像笑了一下,在痛苦之中,在蓝曦臣的恍惚之中。

  “……太好了,蓝曦臣。”

  蓝曦臣不知道金光瑶在高兴什么,可是伴随着清晰的一声“喀喀”和一声巨响,金光瑶的尸体和聂明玦一起被那尊观音像封入了棺材中。

  “太好了,蓝曦臣。”

  蓝曦臣再次睁眼,熟悉的环境,是在云深不知处,外面很静,他披上外衣赤脚走出房间,今晚的月亮是圆的,还特别金。

  他突然说。

  “是呀,太好了。”

  然后缓缓蹲下身,哭了起来。

〖喻王〗“I love you”和I love you。

“I love you”和I love you。

喻王

※被父母秀了一脸之后想到的
※这个狗粮我吃↑
※私设喻王同居
※超级短小

  “所以说…你叫我来客厅就是为了看这个?”
  坐在沙发上的王杰希抽张纸巾擦擦鼻子,他已经感冒好几天了。
  “这个不是挺好看的吗。”
  喻文州拿着他那个新买的打火机冲王杰希眨眨眼。
  “这只是打火机而已,蓝雨队长喻文州,你多大人了?”
  “三岁啦。”喻文州往王杰希身边一坐,半个身子都陷到了沙发里“而且这个是指尖陀螺版的打火机。”
  “你这话说的好像是你小时候没玩儿过似得。”
  王杰希给喻文州一白眼,把他往边上推推“去、去,我感冒了的,小心我传染给你。”
  喻文州没理,拽住王杰希手给他塞了那个打火机,一脸讨好老婆似得看着他“皇上,赏个脸玩玩儿呗。”
  “……朕就勉强答应你。”
  指尖陀螺,王杰希小时候也是玩过几次,而且也是玩的比较666的那种。
  单指转。
  “哎,这上面好像有字?”
  “什么?我看看……”王杰希稍稍凑近了一点,仔细看了看“刻的好像是'I love you'。”
  “是吗?I love you。”喻文州往王杰希身边稍微挪了一点距离,嘴角勾起来,话里好像有其他意思。
  “嗯,'I love you'。”
  王杰希压根没意识到,只是看着那个还在指尖旋转的陀螺。
  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
  “喻文州!//////////”
  “干嘛?”

〖怀瑾握瑜兮〗[贰]

荷花放在池中,是日陪我赏荷者已不在,岁月逾迈,吾今立池,而惟我一人也。

手掌中央还残留着刚刚火焰烧灼留下的几分热度,于司冉看着被焚烧过后的荷花成了灰烬撒在地上,满不在意的拿鞋尖碾了碾,拂袖进屋。

待她走回屋里时,简渝正好站在木桌旁踌躇不安,背对着进屋了的于司冉,嘴里还小声嘀咕着什么。

桌子是黄花梨木的,四四方方摆在房间中央,上面放了两个茶杯,一个茶壶,杯顶蔓出热气,应该是简渝刚倒的热茶。

于司冉的屋里是一年四季都散着凉气的,早上起来的时候,冷的刺骨,让人直打哆嗦,这热茶应该也是简渝拿来的。

“小渝。”
“啊,哎,于三姐姐。”

简渝给于司冉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冲她笑笑,吸了吸鼻子冲于司冉开口。

“于三姐姐,我…我又来看你啦!!!”

简渝好像是找不出话来应她,结巴两句才开口,于司冉倒是不在意的冲她笑笑,自个儿坐下,指尖点点桌子对面的木椅,示意简渝坐下说话。

“来了好,我一个人呆在屋里,甚是冷清,想你和小橪想的紧。”

简渝看上去有些紧张,但还是坐下了,手指绞着衣角半天不吭声,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了似得转头看向于司冉。

“于三姐姐…我,我想问你个问题。”
“我们的娘…去哪了?还有,你为什么要收留我和简橪啊?你看…你一个年轻的姑娘家,收留了我们两个孩子过了这么久,而且我们当时也才三、四…”

说到一半,简渝好像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一样,恍惚起来,一个人小声念叨。

“我们当时才三、四岁吗?可是我记得…我记得不是这样的,我当时应该是才六岁……”

“小渝。”于司冉将茶杯抵到唇瓣缓缓开口道“你的母亲她去世了,这是我和你还有小橪一起说过的,我收养你们,是因为你们的母亲临死前交代过我,要好好照顾你们。”

于司冉抵着茶杯的那只手的食指指尖好像扬了扬。

“时候也不早了,赶紧去休息吧。”

简渝听她这么一说,这才往向窗外,天色已经黑了几分。

“那,那我回去了。”
“带上灯笼吧?外面已经黑下来了,不是吗。”

简渝恍惚之间听见于司冉轻轻的笑了一声,递给她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红灯笼,很小,刚好有简渝掌心那边大,上面有着一朵莲花。

“你不是说你和小橪房里最近黑了吗,带着回去照亮也是可以的,不用再还给我了。”

在目送简渝几个燕踏水面离开院落的时候,于司冉指尖冒起一团小小的火焰,照亮了昏暗的房间,桌上的茶水早就凉了,房间里更是刺骨的寒冷。

“你说,我要这能力有什么用,就算是能燃起雄雄大火,将这世间的一切都焚烧殆烬,又有什么用。”

她缓缓坐下,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俯在床上,一个人喃喃自语。

“心,我照样是暖不了的。”

于司冉眼前渐渐模糊,好像是出现了某个人身影似得,她嗤笑一声,好像是在嘲讽谁一样。

“呵,你说你呀,为了那个男人跑了,可是有过什么好处吗?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空空留我一个人,那个时候带着人逼你走投无路的那个人是我,现在口口声声说着怀念过去想念你的也是我。”

“我可,真可笑呀。”

眼前似乎浮现当时的景象,门派里的青色服装早就被血染红,“她”一个人跪坐在树下,身后是两个早就昏过去的孩子。

夕阳跟血一样红。

“杀了我吧。”

“……”

“如你所愿。”







@简繁

如果账号卡集体变成了娃儿们

如果账号卡变成了娃儿们[集体幼儿化]。

*ooc慎入!
*沉迷小王不留行无法自拔
*超级可爱啊啊啊啊啊/////////←这个人疯了不要管她
*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二
*为什么石不转话比一枪还少??????

君莫笑

只到你膝盖那么高,脸上还有点婴儿肥肉嘟嘟的小君莫笑,身后背着一把比他人高一个头的千机伞与他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担心会不会因为千机伞太重而下一秒就摔倒,后面跟着奶爸似得一叶之秋,双手插腰然后奶声奶气的冲你喊出与他年龄不相符的话语。
“要跟哥一起下副本吗!”

沐雨橙风

因为女孩子发育比较快而比其它账号卡稍微高一点的沐雨橙风总是会扛着她的炮跟着同样是枪炮师的前辈们到处跑,每次看着她头上带着可爱的发饰却手里扛着巨炮击杀掉比她高一倍的怪物,然后跑到你的膝盖旁边邀功时你总会无奈的摸摸她的头,然后告诉她女孩子不要做这样危险的事,而她总是故作无辜的样子冲你眨眨眼,表示自己下次再不会做,却总是笑眯眯的拿下一个又一个的击杀。
“嘿☆这次我做的怎么样?”

索克萨尔

那种也是婴儿肥脸圆圆的肉呼呼的,刚好到你膝盖还拖着一头银色长发的小索克,趴到你膝盖上要拿你手中属于他的法杖,却因为拿不到眼中浮起水雾,瘪着小嘴一脸不满的盯着你,嘴里却还喊着。
“还…还给我!”

王不留行

同样是脸圆圆的肉呼呼带点婴儿肥的小王不留行,用肉肉的小手抓着他的扫把,只带了单框眼睛,小的时候大小眼还不是特别明显,双眼一眨一眨的盯着你手上的书本,眼镜框边上的星星吊坠也在摇动,小脸红扑扑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看看那本书。”

一枪穿云

小时候比一般账号卡小朋友就更显几分枪王英姿的一枪在平时就更受其他小朋友和年长前辈的喜欢,当无浪把他抱起来放怀里搓搓脸的时候眼睛里总会浮起一层水雾,嘟着嘴小手扒拉着无浪的脸,小姑娘们凑上来给他送情书的时候脸总会红的跟苹果一样,眨巴着眼睛不好意思的接受着小姑娘们情书和礼物,嘴里还小声的嘟囔。
“谢,谢……谢。”

石不转

石不转大概比其他的孩子稍微瘦一点,但是要论打架他从来都没打输过,虽然他大部分时候只要动嘴就够了,经常一个人捧着书本窝在椅子上面看,少言寡语是同为账号卡的黄少天对他的评价,偶尔你跟他聊聊书籍里的事他还说的头头是道,偶尔跟着年轻的冬虫夏草去别的地方逛逛。
“嗯。”

喻王。地图/ Maps

地图

*刀子
*歌词来自网易云上的 Maps。
*一个因为心力衰竭而离开了王杰希的喻文州。
一个最后知道分开原因的王杰希。

I miss the taste of a sweeter life。
我怀念曾经的甜蜜日子。

“早安。”
喻文州坐在王杰希床边,窗帘给拉开了一小部分,阳光顺着那道缝隙撒进来,铺在王杰希的被子上,照在喻文州无名指的戒指上。
“早。”王杰希的嗓子有点哑“今天吃什么。”
“你喜欢吃的。”喻文州笑笑,双手穿过王杰希腋下环抱住他,将他从床上拉起来圈到自己怀里。

I miss the conversation。
我怀念温柔的你侬我侬。

“队长你……”
黄少天看着正给王杰希剥虾的喻文州一时语塞,支支吾吾半天还是没说话,只好埋头吃饭。
“少天你也想吃?要不我剥给你。”
喻文州笑的温润,却感受到有人盯着他。
啊啊,吃醋了呀。
微草的魔术师王杰希。

I'm searching for a song tonight。
今晚我只求情歌来疗伤。

“就先这样吧。”
王杰希看着短信一言不发,手上死死抓着手机,用力的指节几乎泛白。
“算了,没事。”
他叹口气瘫倒在床上,将右手上和喻文州配套的戒指摘下来放在手心,银色的戒指在他掌心内微微泛着光。
“反正也只是配套戒指图着好玩的,我又何必当真。”
王杰希打开手机调到音乐随便放了首歌。
真难听。
他这么想着闭上了眼。

I'm changing all of the stations。
但怎么寻找都难寻佳音。

喻文州关掉车内的音乐播放器将椅背调到最低,整个人趴在上面,身上盖着王杰希以前给他选的加厚外套。
广州冬天不是特别冷,不需要特别厚的衣服。
但是喻文州还是收下了。
“今天晚上没有一首歌好听啊。”
他感叹一声,将衣服拢了拢闭上了眼。

I like to think that we had it all。
曾经认为我们天造地设。

“你是不会离开我的吧。”
“我的心已经给你精湛的魔术抓住了呀,是不可能逃开的不是吗。”

We drew a map to a better place。
共同描绘未来美好蓝图。

“结婚了之后去苏黎世吧”
喻文州冷不防的说了一句。
端着碗吃饭的王杰希给他说的这句话吓的愣了一会儿,之后才开口问他为什么。
“听说苏黎世…有一个地方很好看。”
估计又是什么情侣圣地吧。
王杰希这么想着答应了他。

But on that road I took a fall。
但途中我不慎失败受困。

“你…真的这么想…?”
“喻文州你……。”
“我没事,你继续。”
“嗯,好,我知道了。”

王杰希挂了电话瘫坐在地上,半晌才爬起来去倒了杯水给自己。
他自听到喻文州说了第一句话之后大脑就昏昏沉沉的,鬼知道喻文州说了什么。

哀大莫过于心死。

Oh baby why did you run away?
可宝贝为何你要抛弃我?

“嗳…你说过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
“你还说你的心被我的魔术抓住了的。”
“你还记得吗,你说过我们两个四目相对的时候你会心跳加快。”
“我还记得你给我的信息备注是铁马和冰河,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是随便糊了两个上去。”
“后来我才知道。”
“有这么一句话,叫做:铁马冰河入梦来。”

王杰希在喻文州额头落下一吻,他没有哭。
喻文州的体温渐渐散失,王杰希死命的搓着喻文州的手试图温暖他,心电图也渐渐平稳下来,最后变成一条直线。
就跟要刺穿王杰希心脏一样直。

“希望我能入到你梦中。”
王杰希哭了

喻黄/有女朋友记得请我吃饭

喻黄[有女朋友记得请我吃饭]

*糖
*这对没有玻璃渣,压根写不出啊嗷xxx
*双向暗恋

1.
“有女朋友别忘了请我吃饭啊队长”
黄少天坐在喻文州旁边操纵着夜雨声烦,突然来了一句,让喻文州偏头瞄了他一眼。
电脑荧幕的光照在黄少天的脸上勾勒出轮廓,落下阴影,黄少天抿唇笑着,眼底亮晶晶的,让喻文州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冲他笑回去按耐住自己对黄少天的那点小心思。

“好啊,一定。”

2.
其实黄少天眼底亮晶晶的是要哭出来了。
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看太久电脑眼睛酸了,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女朋友要记得请我吃饭”这句话实在是太心酸了。
‘怎么搞的我跟表白失败的少女一样啊’
黄少天一边冲着喻文州说话一边努力提起嘴角微笑着,心里酸的冒泡完全没有注意到喻文州看他的眼神。

3.
黄少天会因为两个人偶尔的接触而心跳不已。
可是自从黄少天那天晚上对着喻文州说过那句话之后他就试图和喻文州拉开距离,然而不知道最近为什么喻文州总会和他挨的比较近,脸上还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于是黄少天每次和喻文州站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觉得有些尴尬,当然也是他单方面的感觉尴尬。
但是当他看到喻文州冲他笑着的脸黄少天就会一瞬间失神。

5.
G市的雨一下就是很久。
蓝雨俱乐部楼道的窗户有时候会忘记关上,所以一遇到雨天,楼道就跟水漫金山似得。
黄少天和喻文州某天开完会下楼梯的时候,黄少天一不小心踩到楼梯上的水滩滑了一跤,幸亏喻文州离他不远反应力又比较快,一下子拖住黄少天臂弯将他拉住,才没让黄少天一路滑下楼梯。
“少天,没事吧?”
喻文州虽然拉住是拉住了,但是黄少天还是磕到了楼梯边缘,因为滑坐在楼梯上,黄少天的队服和裤腿湿了一片。
“哇——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啊。”黄少天不满的揪着队服抱怨,借着喻文州的力道起来拉着楼梯扶手“诶谢谢队长了,不然我就惨了。”
“没事,你要不要回去换件队服?衣服湿了会着凉的。”
喻文州看着穿着短袖队服的黄少天,脱下自己的长袖队服给他披上,给黄少天披上衣服后收回手的时候,指尖擦过黄少天的腰部。
“∑队——%@#*#%#^&¥@”
黄少天受惊了——。
喻文州“少天?^_^”
看着喻文州一脸无辜的样子黄少天也不好说什么,“估计是不小心的吧?”黄少天这么想。
“少天的反应真可爱。”喻文州这么想。

6.
“少天,放假了,要不要出去走走。”喻文州弯起眼眸盯着黄少天,左手转笔右手撑下巴侧着脸看他。
“诶好啊。”黄少天漫不经心的回答。
“对了,你上次不是说,让我找了女朋友就请你吃饭吗,这次我请你吃饭吧。”
“啊,啊——?队长你,诶…不好意思让你破费啊,我挺能吃的。”黄少天笑笑,鬼知道他听到喻文州说出“我找了女朋友请你吃饭吧”这句话之后心里有多苦涩。
“我宁愿吃一百盘秋葵接受叶修对我的三观轰炸我也不愿意听这个。”黄少天这么想。
两个人还是出去了,兜兜转转走到一个小区里面,正好是快黄昏,小区里一些出来散步的老年人都和喻文州打招呼,喻文州也是笑着应回去。
“少天,你准备好了吗?”喻文州对愣神的黄少天说。
“准备什么?”黄少天不解。
“去见公公婆婆呀。”喻文州笑眯眯的,样子活脱脱像一只狐狸“我没有女朋友,男朋友行不行?”
黄少天说“可以啊。”

小幸运/伞修

   伞修[小幸运]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叶修是一个人来看苏沐秋的。
   天气不是很好,下着小雨,叶修像是极其严肃的穿着西装,撑了把黑伞,手上还拿了两把伞。
    他蹲下身,在墓碑前放了一束星辰花,又从怀里掏出两张照片靠在花上面。
    一张是国家队一行人抱着冠军奖杯的照片 。
    一张是他和苏沐秋以前的合照。
    两张年轻的面孔上满是阳光。
 “我听见远方下课钟声响起”
    叶修模模糊糊听到附近学校的下课铃,教学楼是黑顶白墙,绿化也就只有十几颗树和一块假的绿皮草地操场。
    有点单调。
    “可是我没有听见你的声音”
    叶修盯着苏沐秋的照片入了神。
    他好像看见照片上的苏沐秋唇扉张合了两下,可是叶修什么也没有听到,他耳边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
 “认真 呼唤我姓名”
    “叶修”苏沐秋说。
 “爱上你的时候还不懂感情”
    “愣什么呢你!还不跑?”
   苏沐秋拉紧叶修的袖子,拽着他在街道上飞奔起来,两人身后有几个打手样子的人追着,叶修脚下踉跄几步,给人抓住了,苏沐秋立马回头把叶修从那个人手里拉出来,自己却给人按到墙上,脸给打了一拳。
         苏沐秋不甘示弱,屈膝向上一顶,将那打手撞开,又拉着叶修狂奔。
        大概是跑了十多分钟左右,两个人才渐渐停下来,叶修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苏沐秋扶着膝盖气喘吁吁。
        “跑这么一趟,我腿发软。”叶修说。
        “那你还嫩了点”苏沐秋直起腰“我可没想过打黑赛会给人抓住,还给打了一巴掌。”苏沐秋向他指指脸上的印子和嘴角的血。
        “赶紧擦了跑回去,别等会回去给沐橙看了又让她操心。”
        “也是。”
        “沐秋,你外套呢。”叶修问他。
        “给拽走了”苏沐秋拍拍口袋“打黑赛的钱还在我身上。”他对着叶修笑起来,扯动嘴角的伤口,疼的倒抽几口凉气。
        苏沐秋伸手在嘴角抹了记下,拍拍叶修的肩膀问他“还有吗”,叶修用冻的发青的手给他抹了几下,手背留下一道浅浅的血印子。
         “离别了才觉得刻骨铭心”
          叶修的耳边仿佛炸开了一朵巨大的花。
          电话那头传来各种声音。
          人群讨论嘈杂的声音,小孩的哭喊声,有人拨打电话大声喊叫的声音,还有救护车的声音。
          “沐秋,苏沐秋?”
          电话断了。
          叶修一路跑到医院,外面的太阳晒的他头晕目眩,知了不停的喊叫,发出刺耳的声音,叶修的汗水湿了胸口一小片。
           那花似乎是在生长,藤蔓蔓延到他全身各处不停的缠绕,然后开花,根茎刺入他的皮肤,带着微微的刺痛,花朵炸裂开来,但是持续生长着,不断重复,让他全身麻痹。
            花让他听到很多声音。
            他自己的喘气声,苏沐橙压抑着的哭声,她泪水落在地上的声音,手术室门被拉开的声音,医生的叹息声,苏沐橙切斯里底的哭声。
            有一朵花在叶修胸口炸开了。
             叶修听到了自己的心碎声。
          “为什么没有发现遇见了你”
             “我是苏沐秋,你叫什么。”
             “叶修。”
             “是生命最好的事情”
             叶修看着苏家兄妹抿起唇,眼眸弯起来。
             “叶修,生日快乐呀。”苏沐橙咧开嘴。
             “你可别问我们怎么知道的”苏沐秋拍拍叶修肩膀。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
             苏沐秋抱着泡面坐在叶修旁边吃,红烧牛肉面的味道一下子散在空中,叶修点了根烟,白色烟雾蔓延上升,在空中打转。
              苏沐秋把他的烟拿下来,叶修侧着头盯着苏沐秋,脸给电脑荧幕照的发亮,叶修凑过去在苏沐秋唇上落下一个吻。
               尼古丁和泡面味弥漫在苏沐秋口腔,他知髓知味接受着叶修的亲吻,渐渐主动起来,将亲吻的主掌权握在手里,叶修给他亲的喘不过气,微微侧身向后躲开。
               “味道真奇怪。”苏沐秋指腹摩挲叶修刚刚亲过的地方。
          “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嗯,各自加油吧。”
          “人理所当然的忘记”
            “叶修,你有没有忘掉过一个人?”
            “没有”叶修说“一辈子都不会忘”
         “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雨下的很大,叶修拉紧外套打个喷嚏,他躲在屋檐下,把手伸出去,不一会手心就接了一小滩水。
             “哎……失策失策”叶修叹口气,从屋檐下冲出去。
             “叶修。”有人说。
             叶修下意识的回头,什么人也没看到,却看见他刚刚站过的屋檐底下放了一把伞,上面还淌着雨水,看上去刚用过。
             他走回去把伞捡起来,细细看了一会,把伞撑开拿走了。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叶修起身把他拿来的两把伞 当中其中一把撑开,挡住苏沐秋的墓碑,又把另一把放在墓碑前面,拿纸将墓碑擦的干干净净。
              “你给我送来的伞我用旧了,给你送过来。”
              叶修笑起来,打着伞头也不回的走了。

         

*星辰花的花语是永不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