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iran

周弧—
凯艾/安艾。
独喻王。
王杰希厨。

无题[下]

无题[下]



在周围中学生叽叽喳喳的嘻笑声中,艾比被拉到小巷中,她不是没有反抗,只是因为那个中学生扯着她的手腕太疼了。

艾比狠狠地甩开他的手,借着昏暗的路灯光看了几眼手腕。

一圈淡淡的红痕。

艾比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座马上就要喷发的火山,她心中的怒气几乎是要马上就要爆发出来,如果埃米在这里肯定会离得远远的。

因为艾比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正当她抡起自己的包就要向那几个小流氓砸过去的时候。

凯莉出见了。

穿着跟酒吧里面的歌手一样,涂着淡妆,脸上和头上的装饰物一样,在脸颊侧画了一颗粉红色的星星,笑嘻嘻的坐在一边的矮墙上,艾比想她大抵是从边上翻过来的。

她抡着粘着各种贴纸的棒球棍,嘴里咬着草莓味的棒棒糖,扬起黑发露出姣好的面容,那双蓝色的眼睛就像是深邃的大海,路灯莹莹点点的昏黄灯光落到她的眼里,就像是一座灯塔。

"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她吐出糖棍,轻佻的笑道。

艾比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彩的打斗,虽然也不能算是打斗,因为凯莉在三分钟之内就将那群才上高中的小混混全部打的哭爹喊娘。

凯莉拍了拍衣角,看着正在原地发呆冒小花的艾比笑了起来。

"走啦——"凯莉戳戳艾比的手臂。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了,影子在路灯是照映下拉的很长。

艾比小步跑跟上她,悄咪咪的握住了凯莉的手,凯莉的脚步好像顿了一下,然后捏了捏艾比柔软的掌心。



"凯莉,你好慢。"艾比原地跺跺脚不满的抱怨道,白色的热气随着她说话从嘴角的热气冒出,凯莉系好围巾然后牵着艾比的手。

"抱歉啦,要不要去看看电影?或者是先去吃点什么东西?"

"那我要喝苦瓜奶茶。"

"诶——又喝那个嘛?一点也不好喝的——"

艾比有了一个新的女朋友。

她的女朋友不喜欢喝苦瓜奶茶,不喜欢高跟鞋,不喜欢少女一类粉粉嫩嫩的东西,当然,除了她头上那颗星星。

艾比喜欢喝苦瓜奶茶,喜欢穿高跟鞋,喜欢少女一类粉粉嫩嫩的东西。

她没有分手,因为她知道自己遇到了对的人。

这个女朋友是独一无二的。

"凯莉。"

凯莉也没有分手,因为她也知道自己的小女朋友是世界上仅有的这一个。

"艾比。"

omg很一回来就被亲亲姐的消息轰炸。
着tag真的是打的…超级符合我两形象啊!!!!!
真的是爱爆她,宇宙第一可爱好吗。
学校的小姐姐和那个叫学习的家伙算什么。
我姐世界第一好。
吹爆她。
@简繁
我姐世界第一可爱↑

无题[中]

※受朋友委托那里,其实是受安迷修的委托啦。
※"帮我整理一下专辑吧拜托!"被这样请求了。

艾比再次见到凯莉是在周三的午后,地点是在安迷修推荐的一个咖啡厅,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注意到凯莉来了。

凯莉端着自己的奶茶和抹茶慕斯正在找位置,这个时候她看见了艾比,那个头顶呆毛很翘的姑娘。

她的桌子前面摆满了雷狮的专辑,每一张上面都签了名,好像在做清点一样,她一张一张的看了,然后在面前的白皮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凯莉拉开椅子问。

"…啊呀!…不,不介意。"艾比被吓得一颤,抬头起来看着已经坐下去凯莉,然后扶扶自己滑到鼻尖的黑框眼镜,插在一边的耳机也随着她的动作掉下来。

凯莉坐在她对面的时候艾比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砰跳动的越来越剧烈了。

就像是马上就要爆炸的火山一样。

"你也喜欢雷狮?"凯莉笑眯眯的。

"呃,不,只是受朋友委托。"艾比有些紧张。

……

天气渐渐的冷下来了,艾比和凯莉两个人并肩站在奶茶店的门口,凯莉手里是一杯淡粉色的奶茶,大概是草莓味的,而艾比手里什么也没拿,空荡荡的。

在礼貌的相互告别之后两人同时过了马路,而艾比只是觉得太过于尴尬而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去街上一趟。

结果在晚上回来的时候很糟糕的遇到了附近高中的小流氓,而艾比因为穿着休闲服而看起来又很像是高中生的样子,很幸运的被拦了下来并且被骚扰了。

艾比想为自己点满一整个小区的蜡烛,她翻了个白眼然后打算穿着自己的低跟鞋跑路直接甩开他们。

然而她忘记了自己的力气比别人小那么个几十倍的事实。

"现在打电话给安迷修或者是衰仔来救我还来得及吗。"

她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果断的放弃了。

所以大概是没人来救我了。

艾比这么想。

无题[上]

艾比和她的新男朋友分手了。

原因是她的男朋友不喜欢高跟鞋,而她喜欢。

……。

好吧艾比可没有这么小心眼,真正的原因是她的男朋友太喜欢对她指手画脚了,看在是弟弟朋友的面子下她忍耐了无数次那个男人,最终借着高跟鞋的名义把男人和他的行李一起扔了出去。

"姐不想跟你谈了,滚吧。"艾比穿着她那双白色的恨天高如是说道,然后狠狠地关上了门。

多次的恋情失败让艾比有些感到挫败,于是她穿好裙子和针织衫打算下楼吃一顿好的,艾比刚坐到甜品店里面手机就提示有消息,果不其然是自家老弟发来的安慰,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哼,傻子。"艾比抱着奶茶喝起来,顺便把明天上班要用的资料摆在桌面整理了一下。

吃好喝好艾比也该回去了,可老天偏偏是不合她意似得,刚出店门外面便下起了大雨,艾比跺跺脚,可没想到自己恨天高的跟居然断了。

"靠…这么惨。"

于是她只能拎着鞋徒步走到家,艾比住的小区就在马路对面,也不是很远,没走几步就到了,拐过两栋楼的距离到了一个有屋檐的拐角,她打算歇一歇。

"这样有点像偶像剧里面的剧情呢,会不会有帅哥出现呢?"艾比不由得这么想,可她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刚到凹凸企业上班的时候她也是这么想的。

可她看见的帅哥也就只有楼上六楼办公室的那个傻小子金,再其余…就是被她喊叫恶心帅的安迷修了。

虽然想不通为什么安迷修一个二十老几的大男人还会中二,但艾比还是和这个同办公室的人相处的和和气气,偶尔两个人加完班去撸串喝酒啥的。

就在她为美好未来和现在糟糕处境幻想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文件因为包的拉链没有拉好而掉了一地。

"……。"艾比不想再抱怨什么了,她只想赶紧捡起这些明天开会要用的文件以免它们被雨水打湿。

正当她艰难的拎着裙子和高跟鞋蹲在地上捡文件的时候,一直站在她身后没有被注意到的凯莉忍不住开腔了。

"我来吧。"

艾比给这个声音吓了一跳,但还是乖巧的站起身来让凯莉去做,凯莉将文件先都捡起来抱在怀里,然后在一张一张折好放到艾比的文件夹里。

艾比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了半个头的人有些发愣,明明是看起来比自己要小个几岁的做事却比自己更要利索干净,这让她不由得思索到底是自己老了还是现在的年轻人变了。

"……给你。"凯莉把文件夹放到包里,然后帮艾比把拉链拉好。

"呃,谢谢。"艾比有些手足无措的背上了包,她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这个少女面前为什么会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我送你回去。"虽然凯莉很不想这样说,但还是好事做到底,撑着自己的伞把艾比送了回去。

"谢谢,谢谢。"艾比低着头。

"那我先走了。"凯莉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只留下艾比一个人光着脚站在楼道里。

[不要以为你是我出柜对象就可以产你左我右的文]二。

[不要以为你是我出柜对象就可以产你左我右的文]二。

※……。
※以上。


  喻文州现在十分的崩溃。

  隔壁的黄少天开大了摇滚音乐不知道在干什么,楼上的队友在蹦迪,穿的好像是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跺在地上,踩着喻文州的天花板掉了一层灰。
 
  噢,人生是如此美妙,喻文州想,所以为什么蓝雨会有人穿高跟鞋呢。

  极思细恐。

  于是他从床上爬起来,拍响了黄少天的门。

  正当他拍门的时候,停电了,走廊里陷入一片漆黑,里面的黄少天哀嚎一声然后拿起手机开了手电筒功能照亮了一片天地。
 
  再怎么亮也找不回我的画稿,黄少天想,然后打开了门,手机的光照亮了身穿白衣的喻文州。

  黄少天发誓他那一瞬间真的没有哭着要喊妈妈。

  喻文州面上挂着和善的微笑心中一句mmp。

  然后仿佛是念了咒语一样房间的灯亮了,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满床的零食和他惊恐的眼神,默默地弯下腰把地上的薯片包装袋捡起来。

  黄少天意识到了什么跟小鸡啄米一样跟在他屁股后面捡,于是在五分钟之后黄少天收获了一堆吃完了的零食包装袋,而喻文州找了个黑袋子把他的零食都装了起来。

  "队长……"黄少天艰难的开口"……我…"

  "……嗳好吧。"喻文州缓缓转过身,黄少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以为喻文州要把零食还给他。

  然而喻文州只是从里面拿出了一袋没吃完的乐事薯片还给了他。

  "够了?"喻文州挂着和善的微笑。

  "够了"黄少天欲哭无泪。

  喻文州兴高采烈的拖着一袋零食回到了房间,楼上的蹦迪声没了,隔壁的摇滚乐没了,正当他把电脑重新开机打算继续码字的时候。

  他想起来。

  码了一半的文档没有保存。

  喻文州,卒。
 







  ※现在可以公开的内容。
  喻文州,微博有两个账号,一个码文,一个发蓝雨战队动态,码文的账号为手速第一咸鱼,主产喻王,目前未婚未子,单恋王杰希中。

 

昨晚画滴艾比。
送给存存。

[不要以为你是我出柜对象就可以产你左我右的文]一。

[不要以为你是我出柜对象就可以产你左我右的文]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这是第一章!我还会有后续的!
※这是统一回复:谢谢支持!
※周更!

夜夜红:
  "仙女你今天更新吗?"

  王杰希看着微博上大把大把的私信,有点不知所措,在面对屏幕发呆了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动手开启对话框回了消息。

微草小仙女:
  应该会吧,预计晚上十一点钟发?

  没错,这个微草小仙女,就是王·B市微草俱乐部战队队长·杰·产王喻的微草小仙女·希。

  然后消息发过去后坐在他背后端着手机的柳非突然嘿嘿嘿的笑了起来,旁边的高英杰凑过去看了一眼,整个人几乎要尖叫起来的样子,然后对着柳非的耳边说了什么。

  王杰希悄悄凑过去一点,试图听清楚。

  "柳非姐,你跟%@#!*@太太发私信了!?"高英杰看上去十分的惊讶并且,愉悦。

  "是的是的"柳非笑嘻嘻的,一口白牙露出来"而且我还知道今天晚上会更新,我要死了。"

  "咳咳。"王杰希咳嗽两声,看着后面两位没有好好训练的微草队员。

  然而他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晚上。

  现在是晚上七点,王杰希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

  王杰希对着电脑发了半个小时的呆,玩了一个小时的连连看,一个小时的小游戏,然后右下角的QQ突然弹出弹窗。

风骚烟王:
  仙女你码完文了吗,夜夜红说你今晚更新。

  王杰希看着QQ聊天界面直冒冷汗。

微草小仙女:
  我写了一半了。

  "屁,我一个字都没写。"王杰希骂道,然后狠狠地关上了聊天界面,继续玩小游戏。
 
  码什么字,小游戏才是王道。

  于是在十点的时候他狠狠地打灭了这种想法,一个字都没写,然后只有一个小时,王杰希感到十分的绝望。

微草小仙女:
  拼字吗。

风骚烟王:
  你不是说写了一半了吗。

微草小仙女:
  我玩小游戏去了。
·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jpg]

风骚烟王:
  噢。
·那我还是不拼。

微草小仙女:
  爹,烟王爹,现在只有拼字能激励我了。

风骚烟王:
  再见[朋友再见.jpg]

  王杰希对着电脑屏幕陷入了沉思。

  于是他发了二十五分钟的呆看了五分钟的大纲和上一章的剧情发展后,在十点四十的时候开始码字。

  什么,你以为王杰希会爆手速的码完一篇两千字的文吗。

  不可能,他只是爆了手速在微博上发了一句。

  "本仙夜观天象,子时不宜更新,故时间推至晨六点,以上。"
 
  然后继续的去玩他的小游戏了。

  此时此刻看到微博以为是更新了一脸激动的柳非扑通一声倒在床上,长久的在心里咆哮道"太太!不带这么玩的啊!更新我都等了大半个月了!"

  然而王杰希听不到她的心声,只沉浸在小游戏当中无法自拔。

  更新,呵。

  只要是爆手速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王杰希这么想着。

  ※现在可以公开的内容。
  王杰希,微博有两个账号,一个码文,一个发微草战队动态,码文的账号为微草小仙女,主产王喻,目前未婚未子,单恋喻文州中。
  ※周更周更周更周更周更。

[喻王小故事系列]—高塔

※我也不知道是BE还是HE系列。
※这是小故事系列噢所以不会一下子就没了的。x
※设定是   妖怪眼x普通喻,大眼的头发很长,跟长发公主的头发一样长bu。
※凑合着看吧。

村庄里面的人都说在森林的另一头有一片海,海的旁边是一处悬崖,在悬崖的上面有一座高高的高塔,里面住着一个怪物,有着深绿色的双眸和银色的头发,他说话的声音就像是暴风雨来临时呼啸的风。
然而年轻的喻文州并不相信,十五岁的喻文州,一个人跑到了森林的另一头,带着一本厚厚的书。
森林里幽暗阴森,不知名成熟果实散发出的香味和潮湿泥土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喻文州手扶着树干缓缓的穿过交缠在一起的树枝。
"有人来了。"距离他不远处的地方好像有人在说话"他是过来看那个人的吗。"
"那他会伤害那个人的。"有一个尖细的声音。
喻文州听了一会,然后摇摇头继续往前走,然后一直朝着有光亮的地方奔跑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来的荆棘划伤了他的腿,直到
他出了森林为止。
一座高塔。
高塔的木质窗沿上坐了一个人,他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深绿的双眸微微阖上,旁边放了一本摊开的书。
喻文州站在看了一会,冲上面喊道。"你就是那个妖怪吗?"
那个人微微动了一下,朝下面看了一眼,好像很惊讶于他的到来,淡淡的笑了一下,对着他喊。
"不是妖怪,我叫王杰希。"
他笑起来,眼中仿佛有万千星辰,喻文州一下子就看呆了,海风卷着白色的窗帘出来,木质窗台上的书本被吹开书页,阳光落在王杰希的那一头银发上,尖尖的精灵耳上挂着一颗小小的珍珠饰品,白色的长袍被风刮起来,飘在半空中。
"真好看。"喻文州喃喃自语。
王杰希。
这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喻文州这么想,他站在塔下静静的看了一会,然后喊"我要回去了。"
王杰希冲他招招手,当做是告别,喻文州转身走了几步然后又跑回了塔下,他仰着头问"我下次还可以来看你吗?"
"当然可以。"王杰希愣了一下,随即指向他身前的一片草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一个银色的链子,上面挂着一枚戒指,戒指里面刻着一圈小小的字母和一朵向日葵,喻文州看不太清楚,然后把他挂在了脖子上。
当他回去再穿过那片森林的时候,却没有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了,而之前的那些荆棘也消失不见,取代而之的是一片片花丛。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喻文州刚过完十六岁生日,他怀里揣着两颗糖和一束花,在塔下高声叫着王杰希。
王杰希匆匆忙忙从里面探出头看喻文州,他带着金边的圆框眼睛,怀里还抱着两本书,长长的银发扎成了马尾,喻文州高高的举起花给他看,却发现王杰希的脸红了一下。
然后他看着王杰希小声嘟囔了什么,跑进屋子里拿出了一个篮子丢了下来,明明是应该一下子坠落到地面上的东西,却轻飘飘的落到了喻文州面前,他接住看了一下,里面是一盒糕点和一本书,上面是他从没见过的文字。
"你不能下来吗?"喻文州大声问道。
王杰希苦笑着摇摇头,拎出了一根链子,链子的另一端连着他脚踝上的脚镣。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喻文州长大了,从十六岁到了二十岁,他每个月都会抽时间去看王杰希,但每次都是站在塔下远远着望着那个窗口,王杰希会坐在木质的台子上笑着往下看去。
每到这个时候喻文州恨不得下一秒就爬上高塔将锁着王杰希的脚镣解开,把他带走,两个人一起远远离开这个地方。
喻文州会捧着一束花,高高的举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高塔前的草坪上,王杰希会微笑着向他点头示意,然后在喻文州下一次来的时候他会发现,王杰希窗台上的那个花瓶里插着他送的花。
喻文州二十五岁了,他已经是个少女们欢迎的青年了,但他还是会在少女们的各种邀请下悄悄脱身,然后离开村庄,到高塔下面。
然后这一次,他爬了上去。
借着两把锋利的匕首插进高塔外围石墙的缝隙里,然后一步一步的爬上去,王杰希当时在阁楼看书,并没有听到楼下的响声,可当他听见喻文州呼唤他的名字然后急匆匆的从阁楼跑下来的时候,他愣住了。
然后从楼梯上跳下去,让喻文州狠狠的抱住他。
你为什么要上来。
他将头埋在喻文州的颈窝,闻着他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然后不断着在喻文州耳边念着他的名字。
"喻文州,喻文州。"

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暴雨,带来了泥石流,堵住了村庄的村口。
喻文州留宿在王杰希的塔里,和他一起烤着火,火光照在王杰希的脸上,喻文州注意到,他的头发越来越长了,如果之前看的话只到脚踝,但过了两个月看却已经拖在地上好长一截了,喻文州大概数了数,拖在地上的长度大概有两米,王杰希抱着茶杯看着他半晌,缓缓开口"我的头发很奇怪吧。"
"没有,我觉得很好。"喻文州摇头,抚上王杰希的脸庞"我很喜欢。"
"那可真是太好了。"王杰希淡淡的笑了一下。
喻文州的指尖划过他脚踝上的脚镣,紧紧抱住了王杰希"我一定会带你走的。"
王杰希叹了口气,回抱住了他。
第二天喻文州走的时候,站在书架前面的王杰希突然叫住了他。
"还记得我送给你的那个链子吗。"王杰希说"现在你可以摘了他了。"
"为什么?我想留着。"
王杰希摇摇头,喻文州只好从口袋里掏出那根带有戒指的银色链子放在他的掌心,然后留给了王杰希一把匕首。
"我很快就会回来。"
喻文州这么说。
王杰希只是笑着。

当喻文州回到村庄的时候,人们将他关押了起来,一根又一根的麻绳捆住了他,然后绑在了木桩上,母亲在一边低声抽泣,冲上来想护住他的父亲被打倒在一边,绝望的看着这里。
"告诉我们吧,那个怪物到底在哪。"
重复的询问后,喻文州还是没有吭声,手持木棍的村民们高声威胁着,狠狠地咒骂着被他们称为"怪物"的王杰希。
一直到了半夜,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摸进了关押喻文州的房间,偷偷的给了他一把刀和钥匙。
"逃出这里吧,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么说着,那个人解开了他的麻绳,喻文州在向他多次道谢后离开了村子,然后向森林的那一头跑去。
而帮他解开麻绳的那个人,领着村民们悄悄地跟在他的后面。

"王杰希!"喻文州高声喊道。
王杰希从窗户里探出头,笑着望着他。
"何事?"他神色淡然,单手撑着下巴靠在窗台上面。
"跟我走吧。"喻文州说。
"好啊,那就走吧。"
王杰希拎起一截链子,用喻文州送给他的匕首狠狠地在上面割着,在链子断开的那一瞬间,脚镣的锁扣也开了,他挽起自己的长发,将一头固定在窗台边上的挂钩,然后用匕首割断了自己留了很久的头发。
银色的发丝飘在空中,然后垂落到了地面上。
王杰希坐在上面,眯着深绿色的眼睛看着他笑道"走吧,带我走。"
然后在喻文州爬到顶端,握住王杰希右手的那个时候,一支利箭狠狠地刺穿了他的心脏,王杰希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
那是村庄里的人放的。
他们高声咒骂着这一切,唾弃着,斗志高昂的要讨伐王杰希,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森林里长出来的荆棘缠住了他们的双腿,然后一个一个向林内拉去。
"柳非,小别。"王杰希抱着喻文州从高塔坠下,雪白的双翼在空中张开,羽毛伴着双翅拍打着空气的声音缓缓落下。
他指尖抚上喻文州胸口渐渐漫开的鲜血,在朝悬崖边上飞行了一小段路程后,双翼变成了星光点点融化在夜色中。

"抱歉啊,只有三秒的时间。"王杰希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抱着喻文州落到了海里。





下一章还系跟这个差不多滴世界观。
大概是巫师喻x普通王。
"什么怎么又是普通人?!"希望不要这样抱怨就好了☆

















肚子好饿。
我要GG了。

下午画滴小头像 ヘ(;´Д`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