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iran

—周弧—
死于学业繁忙‖吹爆自家姐儿‖更新?不存在的。‖愿同你一起坠入深海

@一只简繁突然失去了梦想←爱她一万年[不你错了这是没有期限的!!!]

cp 凯艾/安艾 喻王 。
王杰希厨。浅野学秀厨。

以上。

〖怀瑾握瑜兮〗[贰]

荷花放在池中,是日陪我赏荷者已不在,岁月逾迈,吾今立池,而惟我一人也。

手掌中央还残留着刚刚火焰烧灼留下的几分热度,于司冉看着被焚烧过后的荷花成了灰烬撒在地上,满不在意的拿鞋尖碾了碾,拂袖进屋。

待她走回屋里时,简渝正好站在木桌旁踌躇不安,背对着进屋了的于司冉,嘴里还小声嘀咕着什么。

桌子是黄花梨木的,四四方方摆在房间中央,上面放了两个茶杯,一个茶壶,杯顶蔓出热气,应该是简渝刚倒的热茶。

于司冉的屋里是一年四季都散着凉气的,早上起来的时候,冷的刺骨,让人直打哆嗦,这热茶应该也是简渝拿来的。

“小渝。”
“啊,哎,于三姐姐。”

简渝给于司冉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冲她笑笑,吸了吸鼻子冲于司冉开口。

“于三姐姐,我…我又来看你啦!!!”

简渝好像是找不出话来应她,结巴两句才开口,于司冉倒是不在意的冲她笑笑,自个儿坐下,指尖点点桌子对面的木椅,示意简渝坐下说话。

“来了好,我一个人呆在屋里,甚是冷清,想你和小橪想的紧。”

简渝看上去有些紧张,但还是坐下了,手指绞着衣角半天不吭声,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了似得转头看向于司冉。

“于三姐姐…我,我想问你个问题。”
“我们的娘…去哪了?还有,你为什么要收留我和简橪啊?你看…你一个年轻的姑娘家,收留了我们两个孩子过了这么久,而且我们当时也才三、四…”

说到一半,简渝好像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一样,恍惚起来,一个人小声念叨。

“我们当时才三、四岁吗?可是我记得…我记得不是这样的,我当时应该是才六岁……”

“小渝。”于司冉将茶杯抵到唇瓣缓缓开口道“你的母亲她去世了,这是我和你还有小橪一起说过的,我收养你们,是因为你们的母亲临死前交代过我,要好好照顾你们。”

于司冉抵着茶杯的那只手的食指指尖好像扬了扬。

“时候也不早了,赶紧去休息吧。”

简渝听她这么一说,这才往向窗外,天色已经黑了几分。

“那,那我回去了。”
“带上灯笼吧?外面已经黑下来了,不是吗。”

简渝恍惚之间听见于司冉轻轻的笑了一声,递给她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红灯笼,很小,刚好有简渝掌心那边大,上面有着一朵莲花。

“你不是说你和小橪房里最近黑了吗,带着回去照亮也是可以的,不用再还给我了。”

在目送简渝几个燕踏水面离开院落的时候,于司冉指尖冒起一团小小的火焰,照亮了昏暗的房间,桌上的茶水早就凉了,房间里更是刺骨的寒冷。

“你说,我要这能力有什么用,就算是能燃起雄雄大火,将这世间的一切都焚烧殆烬,又有什么用。”

她缓缓坐下,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俯在床上,一个人喃喃自语。

“心,我照样是暖不了的。”

于司冉眼前渐渐模糊,好像是出现了某个人身影似得,她嗤笑一声,好像是在嘲讽谁一样。

“呵,你说你呀,为了那个男人跑了,可是有过什么好处吗?最终还是走到这一步,空空留我一个人,那个时候带着人逼你走投无路的那个人是我,现在口口声声说着怀念过去想念你的也是我。”

“我可,真可笑呀。”

眼前似乎浮现当时的景象,门派里的青色服装早就被血染红,“她”一个人跪坐在树下,身后是两个早就昏过去的孩子。

夕阳跟血一样红。

“杀了我吧。”

“……”

“如你所愿。”







@简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