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iran

—周弧—
死于学业繁忙‖吹爆自家姐儿‖更新?不存在的。‖愿同你一起坠入深海

@一只简繁突然失去了梦想←爱她一万年[不你错了这是没有期限的!!!]

cp 凯艾/安艾 喻王 。
王杰希厨。浅野学秀厨。

以上。

[周黄]王子

#异色黄少天x周泽楷
#王子x阶下囚
#私设如山
#小王子生日快乐呀嘻嘻嘻
#这就是周黄你没看错

  锁链在周泽楷不甘的挣扎下和地面发生摩擦,划出刺耳的响声,黄少天坐在他面前,酒红色的双眸中只倒映出了周泽楷狼狈不堪的模样。

——曾经的枪王现在落到了阶下囚的等级。

  “周泽楷。”他咬了一口苹果“不要这么看我,我是为了你好”

  “你要知道我是什么都会做出来的。”

  “我当然知道。”周泽楷向旁边啐了一口血“毕竟你这种人,我可是见的太多了。”

  他试图让自己说话显得轻松些,以至于不让黄少天在他面前显得太过于得意。

  周泽楷抬头看着黄少天,他的金发几乎要和那顶皇冠合为一体了。

  皇冠上面镶嵌着的蓝色宝石反射着光芒,黄少天咬了一口苹果,然后再把剩余没有吃的部分扔出手里。

  白色的果肉在地上沾了灰,滚落到角落里,被老鼠们包围着啃噬。

  黄少天开始脱下自己披在身上刺了金边的衣袍,然后再是外套,旁边的护卫接过他的衣服,搭在臂弯上。

  然后他坐到周泽楷的对面,那把破旧的木椅不堪负重的发出尖利的响声。

  黄少天神情自然,仿佛他现在在的不是黑暗潮湿的牢房,而是在他那富丽堂皇的宫殿里。

  “今天是我的生日。”黄少天道。

  “所以呢?”周泽楷督了他一眼,道“这就是你来牢房探望阶下囚的理由?”

  “我记得你有个朋友,江波涛对吗。”黄少天拍拍衣角,指尖抹过牢房里的木桌,带起一层灰。

  周泽楷愣住了,随即又跟疯了一样的冲黄少天嘶吼“你对他干了什么?!”

  “今天是我的生日,所以,你应该知道的。”

  “我跟他说,如果可以讨好我的话,你就可以提前出狱。”

  “于是他跪下来亲吻了我的鞋尖。”

  黄少天嗤笑一声。

  周泽楷转过头死死的盯着他的鞋尖,可是那里什么也没有。

  “你不用看了,那双鞋被我扔了。”

  黄少天笑道“被囚犯亲过的鞋子,怎么还能要呢?”

  周泽楷开始疯了一样的挣扎,铁质的腕环在他手上摩擦,留下红痕和伤口。

  “对了,我这个人一向说话算话,所以,你现在,可以提前出狱了,恭喜。”

  他讥笑着,面露讽刺。

  牢房里的烛火在墙上映出他的影子。

  在周泽楷的眼中那倒影几乎不像是人,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恶魔。

——不过不会有恶魔长的像黄少天这样。
——也不会有恶魔像黄少天那样恶趣味。

  “刺啦——”

  那柄镶着宝石和各种华贵装饰的长剑被扔到了他的膝前。

  “你现在自由了,所以——”黄少天故意拉长尾音“要不要以杀了我来庆祝呢。”

  “或者是——替你的好友报仇?”

  “………………我不会的。”

  周泽楷突然冷静下来,他冷眼看着狱卒们解开他的脚拷和手镣,开口道。

  “杀了你,我要再次入狱。”
  “为了你这样的人来放弃我的自由,不值得。”

  “看来你还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真是令我失望,周泽楷。” 鄙夷的神情在黄少天脸上出现。“我以为你会做出什么有趣的举动呢,没想到你这么无趣。”

  “那么——如果我把江波涛的尸首扔到妓女们的手里呢?”

  长剑出鞘,尖端直抵着黄少天布张青色血管脖梗。

  黄少天惊呼一声,然后笑了起来“很好,周泽楷,你可以动手了。”他挥挥手示意侍卫们都出去。

  “现在这个空间里只有你和我了,动手吧。”

  黄少天笑嘻嘻的说,眼底没有一丝畏惧,即使最锋利的刀尖正抵在他的脖子上。

  “………………”
  诡异的沉默。

  黄少天脸上依旧挂着微笑,他把头往刀刃那块凑了凑,斜着面督了一眼周泽楷。

  “杀了我吧。”

  那副丑恶面容的主人说道。

  “如你所愿。”周泽楷举起刀,然后向下劈去。

  然后在半空中被截下。

  “嘻…我是骗你的。”黄少天这么说着,他手里握着冰雨,挡下了周泽楷向他劈来的长剑。

  “我还不想这么早就死去啊。”他叹口气,右腕微微一转,将周泽楷手里的剑挑落到一边,然后猛地踹向周泽楷的膝盖,迫使他跪在自己面前。

  “唔……”周泽楷闷哼一声,抬头望着黄少天。

  “刺杀没有成功…所以,你知道的吧?”

  黄少天嘴里打了个呼哨,门外的侍卫拿着之前拆下的手镣和脚拷进来了。

  “我不会让你这么快就死的,周泽楷。”他伸出左手,中指上的蓝宝石闪闪发亮,周泽楷在被重新拷上后,在上面吻了一下。

  枪王已经完全屈服了。

  黄少天眯起眼看着周泽楷。

  “噢对了,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 ”

  在走出牢房之前,黄少天回头对周泽楷笑着说。

  “关于你朋友江波涛的事情。”

  “我都是骗你的。”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