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iran

—周弧—
死于学业繁忙‖吹爆自家姐儿‖更新?不存在的。‖愿同你一起坠入深海

@一只简繁突然失去了梦想←爱她一万年[不你错了这是没有期限的!!!]

cp 凯艾/安艾 喻王 。
王杰希厨。浅野学秀厨。

以上。

[喻王小故事系列]—高塔

※我也不知道是BE还是HE系列。
※这是小故事系列噢所以不会一下子就没了的。x
※设定是   妖怪眼x普通喻,大眼的头发很长,跟长发公主的头发一样长bu。
※凑合着看吧。

村庄里面的人都说在森林的另一头有一片海,海的旁边是一处悬崖,在悬崖的上面有一座高高的高塔,里面住着一个怪物,有着深绿色的双眸和银色的头发,他说话的声音就像是暴风雨来临时呼啸的风。
然而年轻的喻文州并不相信,十五岁的喻文州,一个人跑到了森林的另一头,带着一本厚厚的书。
森林里幽暗阴森,不知名成熟果实散发出的香味和潮湿泥土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喻文州手扶着树干缓缓的穿过交缠在一起的树枝。
"有人来了。"距离他不远处的地方好像有人在说话"他是过来看那个人的吗。"
"那他会伤害那个人的。"有一个尖细的声音。
喻文州听了一会,然后摇摇头继续往前走,然后一直朝着有光亮的地方奔跑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长出来的荆棘划伤了他的腿,直到
他出了森林为止。
一座高塔。
高塔的木质窗沿上坐了一个人,他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深绿的双眸微微阖上,旁边放了一本摊开的书。
喻文州站在看了一会,冲上面喊道。"你就是那个妖怪吗?"
那个人微微动了一下,朝下面看了一眼,好像很惊讶于他的到来,淡淡的笑了一下,对着他喊。
"不是妖怪,我叫王杰希。"
他笑起来,眼中仿佛有万千星辰,喻文州一下子就看呆了,海风卷着白色的窗帘出来,木质窗台上的书本被吹开书页,阳光落在王杰希的那一头银发上,尖尖的精灵耳上挂着一颗小小的珍珠饰品,白色的长袍被风刮起来,飘在半空中。
"真好看。"喻文州喃喃自语。
王杰希。
这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喻文州这么想,他站在塔下静静的看了一会,然后喊"我要回去了。"
王杰希冲他招招手,当做是告别,喻文州转身走了几步然后又跑回了塔下,他仰着头问"我下次还可以来看你吗?"
"当然可以。"王杰希愣了一下,随即指向他身前的一片草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一个银色的链子,上面挂着一枚戒指,戒指里面刻着一圈小小的字母和一朵向日葵,喻文州看不太清楚,然后把他挂在了脖子上。
当他回去再穿过那片森林的时候,却没有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了,而之前的那些荆棘也消失不见,取代而之的是一片片花丛。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喻文州刚过完十六岁生日,他怀里揣着两颗糖和一束花,在塔下高声叫着王杰希。
王杰希匆匆忙忙从里面探出头看喻文州,他带着金边的圆框眼睛,怀里还抱着两本书,长长的银发扎成了马尾,喻文州高高的举起花给他看,却发现王杰希的脸红了一下。
然后他看着王杰希小声嘟囔了什么,跑进屋子里拿出了一个篮子丢了下来,明明是应该一下子坠落到地面上的东西,却轻飘飘的落到了喻文州面前,他接住看了一下,里面是一盒糕点和一本书,上面是他从没见过的文字。
"你不能下来吗?"喻文州大声问道。
王杰希苦笑着摇摇头,拎出了一根链子,链子的另一端连着他脚踝上的脚镣。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喻文州长大了,从十六岁到了二十岁,他每个月都会抽时间去看王杰希,但每次都是站在塔下远远着望着那个窗口,王杰希会坐在木质的台子上笑着往下看去。
每到这个时候喻文州恨不得下一秒就爬上高塔将锁着王杰希的脚镣解开,把他带走,两个人一起远远离开这个地方。
喻文州会捧着一束花,高高的举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高塔前的草坪上,王杰希会微笑着向他点头示意,然后在喻文州下一次来的时候他会发现,王杰希窗台上的那个花瓶里插着他送的花。
喻文州二十五岁了,他已经是个少女们欢迎的青年了,但他还是会在少女们的各种邀请下悄悄脱身,然后离开村庄,到高塔下面。
然后这一次,他爬了上去。
借着两把锋利的匕首插进高塔外围石墙的缝隙里,然后一步一步的爬上去,王杰希当时在阁楼看书,并没有听到楼下的响声,可当他听见喻文州呼唤他的名字然后急匆匆的从阁楼跑下来的时候,他愣住了。
然后从楼梯上跳下去,让喻文州狠狠的抱住他。
你为什么要上来。
他将头埋在喻文州的颈窝,闻着他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然后不断着在喻文州耳边念着他的名字。
"喻文州,喻文州。"

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暴雨,带来了泥石流,堵住了村庄的村口。
喻文州留宿在王杰希的塔里,和他一起烤着火,火光照在王杰希的脸上,喻文州注意到,他的头发越来越长了,如果之前看的话只到脚踝,但过了两个月看却已经拖在地上好长一截了,喻文州大概数了数,拖在地上的长度大概有两米,王杰希抱着茶杯看着他半晌,缓缓开口"我的头发很奇怪吧。"
"没有,我觉得很好。"喻文州摇头,抚上王杰希的脸庞"我很喜欢。"
"那可真是太好了。"王杰希淡淡的笑了一下。
喻文州的指尖划过他脚踝上的脚镣,紧紧抱住了王杰希"我一定会带你走的。"
王杰希叹了口气,回抱住了他。
第二天喻文州走的时候,站在书架前面的王杰希突然叫住了他。
"还记得我送给你的那个链子吗。"王杰希说"现在你可以摘了他了。"
"为什么?我想留着。"
王杰希摇摇头,喻文州只好从口袋里掏出那根带有戒指的银色链子放在他的掌心,然后留给了王杰希一把匕首。
"我很快就会回来。"
喻文州这么说。
王杰希只是笑着。

当喻文州回到村庄的时候,人们将他关押了起来,一根又一根的麻绳捆住了他,然后绑在了木桩上,母亲在一边低声抽泣,冲上来想护住他的父亲被打倒在一边,绝望的看着这里。
"告诉我们吧,那个怪物到底在哪。"
重复的询问后,喻文州还是没有吭声,手持木棍的村民们高声威胁着,狠狠地咒骂着被他们称为"怪物"的王杰希。
一直到了半夜,一个人偷偷摸摸的摸进了关押喻文州的房间,偷偷的给了他一把刀和钥匙。
"逃出这里吧,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么说着,那个人解开了他的麻绳,喻文州在向他多次道谢后离开了村子,然后向森林的那一头跑去。
而帮他解开麻绳的那个人,领着村民们悄悄地跟在他的后面。

"王杰希!"喻文州高声喊道。
王杰希从窗户里探出头,笑着望着他。
"何事?"他神色淡然,单手撑着下巴靠在窗台上面。
"跟我走吧。"喻文州说。
"好啊,那就走吧。"
王杰希拎起一截链子,用喻文州送给他的匕首狠狠地在上面割着,在链子断开的那一瞬间,脚镣的锁扣也开了,他挽起自己的长发,将一头固定在窗台边上的挂钩,然后用匕首割断了自己留了很久的头发。
银色的发丝飘在空中,然后垂落到了地面上。
王杰希坐在上面,眯着深绿色的眼睛看着他笑道"走吧,带我走。"
然后在喻文州爬到顶端,握住王杰希右手的那个时候,一支利箭狠狠地刺穿了他的心脏,王杰希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
那是村庄里的人放的。
他们高声咒骂着这一切,唾弃着,斗志高昂的要讨伐王杰希,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森林里长出来的荆棘缠住了他们的双腿,然后一个一个向林内拉去。
"柳非,小别。"王杰希抱着喻文州从高塔坠下,雪白的双翼在空中张开,羽毛伴着双翅拍打着空气的声音缓缓落下。
他指尖抚上喻文州胸口渐渐漫开的鲜血,在朝悬崖边上飞行了一小段路程后,双翼变成了星光点点融化在夜色中。

"抱歉啊,只有三秒的时间。"王杰希不知道是在和谁说话,抱着喻文州落到了海里。





下一章还系跟这个差不多滴世界观。
大概是巫师喻x普通王。
"什么怎么又是普通人?!"希望不要这样抱怨就好了☆

















肚子好饿。
我要GG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