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iran

—周弧—
死于学业繁忙‖吹爆自家姐儿‖更新?不存在的。‖愿同你一起坠入深海

@一只简繁突然失去了梦想←爱她一万年[不你错了这是没有期限的!!!]

cp 凯艾/安艾 喻王 。
王杰希厨。浅野学秀厨。

以上。

方王‖追光者

方王‖追光者

※这篇名字叫做追光者,也叫[我不是星辰你也不是光]
※方神的迟来的生贺。

你永远在远处发着光,但我却怎么也抓不到,即使前路一片漆黑,但是,我愿意。
                                                      ——阿细《追光者[粤语]》

  2025。

  "中国队,冠军!"

  这句话激动的想让人落下泪来,方士谦透过电视屏幕看见被记者团团围住的国家队队员,王杰希的脸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激动红透了,方士谦不由得想起来微草夺冠的那个时候也是这样。

  当时的王杰希还很年轻,第一次当队长,见到方士谦规规矩矩的喊前辈,乖巧的不得了,在微草夺冠的时候,王杰希的眼睛总是特别亮,然后欣喜的回头来看看他,接着故作镇定的样子鼓励队员下场继续加油。

  和蓝雨打友谊赛的之后会面带微笑的和喻文州握手,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毛都要炸起来了。

  当然那都是"当时"和"以前"了。

  以前的方士谦可以在微草缅着个脸然后嘴里各种嫌弃王杰希,即使被队里的前辈说教也是一样的,然后在朋友面前疯狂的夸王杰希。

  比如说"诶呦你说王杰希?诶诶诶我告诉你他这个人就是好啊他带着我们微草拿冠军嘞。"

  离开微草的那个时候说不会想王杰希不会回微草看,故作潇洒的甩头走人,可还是偷偷的趴在墙角看了几次。

  说实话如果不是今天看到关于国家队的事情,他可能真的没想过自己离开王杰希会这么难受。

  就跟你最喜欢的毛毯突然被人抢走了一样。

  "里""外"不一,方士谦的代言词。

  比赛结束没几天王杰希就打来了电话,声音透过手机电磁传来的声音让方士谦心悸,王杰希变得更成熟了,他光从声音就可以听出来,即使他们在这之前的交流只限于QQ或者是微信上。

  "前辈。"王杰希好像有点紧张,像是年幼的孩子找父母要糖一样,带着丝丝点点的祈求和期待,当然,这也可能是方士谦的错觉"你,你看了新闻吗。"

  "看了。"方士谦突然感觉自己嗓子很干,于是咽了口口水下去。

  电话那头一片安静,仿佛时间暂停,又到了方士谦一个人在国外处理事务办理公事一样,为了打破这短暂的尴尬方士谦还是率先开了口。

  "其实,比赛打的很不错啊哈哈……你发挥的也很好很不错啊,魔术师打法解封了之后打的很舒服吧,有种洒脱的感觉。"方士谦随便扯了一些事情说,他现在脑子一团乱麻却只想赶紧把这尴尬的局面先消除。

  电话那头的王杰希好像笑了一下,这让方士谦更加尴尬。

  "啊啊啊对了对了我最近可能会回一趟b市。"方士谦刚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他最近忙的要死要活的完全没有一点时间说是要回b市去看看的样子。

  "真的吗…?那我一定会好好招待前辈的。"王杰希尾音上扬,里头微微带了点愉悦的感觉,再加上话里的那"招待"一次像是别有深意,听起来不免让人心猿意马。

  方士谦又是一阵心悸。

  最终他还是推了所有的工作回了b市一趟,王杰希没有去机场接他,只是因为他现在的名声太大,而且也是方士谦主动要求的。

  "你现在是国家队队员,而且刚拿完冠军,站在风口尖尖上的人,可就别来接机了。"这是方士谦的话。

  "好。"这是王杰希的回答。

  两个人最终还是见了面,王杰希吃完饭后亲自驾车在b市的外围高速上行驶了一圈,然后两个人又去路边的小摊上搓了一顿好的。

  在路边小摊买夜宵的时候方士谦有很多话想说出口,但是说不出口,就像是两个人之间隔了一道不可跨越的深渊。

  方士谦将所有的话置于腹底反复碾转,思索如何最好的说出口,可一个人一旦要说的太多了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说,最终方士谦还是把所有的话都消化在了自己的胃里,连着夜宵里夹杂的辣椒沫。

  辣味和苦味交织在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便酿成了另外一种物质,这种物质像是b市海上的烟花,又像是夏夜的荧火,灿烂美好,但消失的那一刻却只剩下了失落和苦涩。

  方士谦从小吃摊里出来的的时候,望向拿着手机一脸笑意不知道在和谁发消息的王杰希,但是只能看到他穿风衣的背影,王杰希变成熟了,不像是当年的那个微草小队长,也不像是当时他离开微草眼睛有点红的王杰希了。

  在微草的那个时候王杰希就像是一道光,明亮的,有一点点刺眼的光。

  就像是破开迷雾照亮了方士谦。

  方士谦在晚上回酒店的路上去书店买了一盒明信片,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写了很多很多话,然后又通通划掉。

  最后只在里面随手抽出了一张,打算明天离开的时候送给王杰希,然后用他此生最好看的字体写了一句他最喜欢的话:

  感谢你赠我一场空欢喜,我们有过的美好回忆,让泪水染得模糊不清了。偶尔想起,记忆犹新,就像当初,我爱你,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爱你。

  可是这张明信片他没有勇气送出去,最后在那个夜晚方士谦在凌晨三点的时候躺在床上摸着黑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最后他还是坐起身来立在床上。

  方士谦默默地看了一眼墙角收拾好的行李,掏出还温热的夜宵吃了起来,可在拆开一次性筷子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夜宵包好,扔到了垃圾桶里。

  扔掉夜宵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释怀了许多,可是又不知道释怀了什么。

  在上飞机的前一刻他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在屏幕上敲击了几下,最终发送出一句话。

  他说"我走了,晚安。"








※方士谦写在明信片上的那句话出自三毛。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