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和我于司冉喜欢咕咕有什么关系

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

——莫言

知行合一,行胜于言。

——陶行知




注意。

头像自摄

绑画→@简繁

禁止diss。

以上。

四季部曲[春天]

※四季部曲[春天]
※金凯的小甜饼+看不出来的双向暗恋
※这对可爱


金是个不折不扣的热血傻小子,只要是小队里面的人都是知道的。

凯莉也知道,但是就在那个不知道季节的太阳日,她许久没有点燃起来的少女心一瞬间燃成熊熊火焰。

点燃她的心野。

"也许这就是春天吧。"

凯莉一个人坐在树杈上守夜这么想着,她回头看了看睡得安稳的紫堂幻,靠着树休息的格瑞,还有睡的四仰八叉的金。

星镖在她手中漫无目的的飞出去,低低旋着他们休息的临时驻地转了一圈。

凯莉接住旋回来的星镖,低低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坐着的树枝轻轻的晃动起来,好像有人在踩踏一样,凯莉警惕的回头,却发现是本应该在底下睡着的金。

"哇啊——凯莉!你怎么回头了!"

——当然是因为你动作幅度太大了啊,笨蛋。

凯莉在心里默念,却没有给出回答,只是把头转回去,星镖在半空中悬浮着,金伸手去抓却并没有碰到。

"…不好意思啊,拜托你一个人女孩子来守夜,你一定很累了吧?"金这么说着。

"…哼,也亏你知道本小姐是个女孩子。"凯莉不满的嘟囔一声,像是为了掩饰表面的别扭和内心的不符打算从口袋里掏出棒棒糖,但所触及的只是一片空荡和冰凉,就像是这天晚上深邃的夜空,没有星星,没有云,也没有月亮。

金就在这个时候嘿嘿一笑,就像是变法术一样拿出了一大袋子粉红色的棒棒糖。"就知道你没有啦!……喏!给你,就当做是我的补偿啦!!!"

"……"凯莉只感觉心里的那头小鹿要撞破胸口了"…什,什么啊,你,你就想拿一袋棒棒糖来打本发小姐吗?"

金有些窘迫的笑了笑,像是有点着急的解释起来"因为今天早上凯莉不是说过吗[糖要没有了],这样,所以我就记下来了,而且凯莉要是不愿意的话我还有别的啊!比如说…蓝莓味的棒棒糖!"

凯莉想了想,好像早上是这样说过,但听到金的后半句话她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本小姐要的可不是棒棒糖。"

"啊?"金挠挠头"那凯莉你想要什么。"

"金。"凯莉晃起双腿,松糕鞋随着她的晃动几乎要落下去"如果说,我想要你的吻,你该怎么办。"

金愣住了,凯莉蓝色的眸子里满是笑意,即使苦涩。

"噗嗤,不逗你了,本小姐要去睡觉咯,熬夜可是少女的天敌,接下来的夜晚就拜托你啦,金。"

凯莉的声音有点颤抖,月刃不知道什么时候缓缓飘了上来,停留在凯莉身前,春天的夜风吹起星月魔女黑色的长发,星刃和月刃成了那天晚上的星星和月亮,丝绸般的黑发代替了云。

金伸手扯住凯莉的衣角,少女回过头来,撞进他蓝色的眼眸里。

那里面仿佛闪烁着点点星光。

"那,那如果我说可以呢。"

"什么。"

"我说,如果我可以,给你一个吻。"金坚定的抬起头,站到凯莉面前。

凯莉突然笑起来。

"好啊,那就请给我一个吻吧。"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