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和我于司冉喜欢咕咕有什么关系

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

——莫言

知行合一,行胜于言。

——陶行知




注意。

头像自摄

绑画→@简繁

禁止diss。

以上。

[安艾]气质

#艾比保护了安迷修的故事。
#2018的第一篇文,送给这对。
#小甜饼,大概。
#可能会有ooc。
#艾比的气质大改变。

  安迷修受伤了,原因是他从山坡上滑了下来,摔到了腿,虽然伤的不是很严重,但还是有那么一两天不能剧烈运动。

  所以作为跟他比较熟识的呆毛姐弟就担起了照顾安迷修的重任。

  太阳很晒,艾比走在最前面,回头看了看搀扶着安迷修的埃米和一瘸一拐的安迷修心里不免有些担忧,尤其是看到自家弟弟头上细密的汗珠时还是咂咂舌。

  "先休息一会吧。"艾比这么讲,低头整理了一下围巾走到一片树荫下,帮着埃米扶着安迷修坐下。

  "谢谢艾比小姐,还有埃米小弟,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帮大忙了。"

  艾比掏出两个水壶,抬起头的时候正巧对上安迷修的眼睛,那双青色的眸子里泛着水光,湿漉漉的样子,一下子让艾比失了神。

  "伤好了就赶紧走吧,呆头骑士,姐可不想带一个拖油瓶。"

  "不,作为报答请让我保护你们姐弟两吧!"

  艾比不想说话,索性闭上了嘴,风吹动树叶带来细小的声音,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射到艾比身上,温暖的光班映在她的裙面上,这样的午后未免太过于安静,让艾比有些犯倦。

  她不由得回想起在玳瑁星时也是这样的日子,安静而又和平。

  而现在放在凹凸大赛里未免太过于不真实了,艾比打个哈欠昏昏欲睡,埃米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离开去打水了,只留下了艾比和安迷修,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安迷修突然召出冷热流站起来,宽厚的后背给艾比遮挡住了一片光,她抬眸看向安迷修。

  "是有敌人了吗。"

  "我会保护好艾比小姐的。"

  无厘头的搭话,艾比站起来伸个懒腰,整打算召出天使射手轰轰烈烈的干一场醒醒神时,她的围巾被扯住了,整个人被向后抛去,撞上一片坚硬的石壁,她看见安迷修惊讶的目光。

  "啊,疼死了。"

  艾比感受着什么热乎的东西从她眉角留下来,模糊了她的眼,在失去意识前她听见安迷修大声的喊。

  "艾比小姐!你没事吧!"

  紧接着就是兵器相撞的声音。

——笨蛋骑士,给我好好注意战斗啊。

  两拳难敌四手,就算是战力极其强悍的安迷修,在身上受伤和面对一个小队敌人的情况下,也会渐渐处于下风,更何况身为队友的埃米不知道去了哪,而艾比又晕了过去。

  糟糕,极其的糟糕,安迷修这么想,因出神臂上被刮了一道口子,鲜血快速的流出,在大幅度的挥刀动作下伤口流出的鲜血越来越多,几乎要染红了安迷修的整条袖子,失血过多加上腿脚不便,有些眼花的安迷修一个不慎半跪在草地上。
 
  正在安迷修思考如何应对这个局面的时候,一个人在他身后缓缓说道。
 
  "啊啊…安迷修,你也太狼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悠悠转醒的艾比站在了半跪着的安迷修的面前,新鲜而又鲜红的血液从她额上的伤口流下来,模糊了艾比的右眼。

  视野一片腥红。

  但这丝毫阻碍不了艾比的视线,伤口的疼痛反而会使她更加清醒,铁锈味刺激她的感官,艾比轻篾的笑了一声。

  身材娇小的少女姿高凌下的俯视安迷修,艾比的血滴到仰视她的安迷修的脸上,然后落到白色的衬衫上,染红了一小片。

  "安迷修,现在你就好好的呆在一边"艾比回首看向敌人,红丝绸般的长发因回头而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随着艾比指尖的微微移动割破空气的声音出现,光箭瞬间击穿了一位敌人的心脏。

  红发少女天真的笑了起来,阳光下炫目的美模糊住了所有人的眼,几乎是语气非常恶劣,和她那张佼好的面容格格不入,她一字一句的说。

  "一起来?还是…等着姐来亲自动手解决你们这些杂鱼?"

  艾比很娇小,几乎与她那把天使射手一样高,但她的的威力十分巨大,如果说平时杀怪只是跟打电子游戏一样的话,那她现在就像是猎人拉弓捕猎一般。

  就想是天生的一样,数支光箭从她弓下射出,留下一道残影击中敌人然后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只箭会准准击入他的心脏。

  艾比享受自己光箭瞬间击中敌人的感受,但她并不享受被人击中,于是她选择移动,并不只是单单的站在原地,毕竟那样是傻子的做法,单腿蹬树借力而起凌跃于半空,天使射手会击穿每一个人的心脏。

  安迷修呆住了,也许是这样的艾比太过于惊人,与平时可爱傲娇的艾比完全不一样,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轻篾的笑起来的样子,拉弓时专注的样子,包括——居高凌下俯视他的样子。

  这样的艾比真的很特别,也很吸引人,那支穿梭于人群缝隙间的箭就像是要射入安迷修的心脏,狠狠的抓住让他窒息。

 

  艾比侧眸看了看立在一边有些呆住了的安迷修,心里不由得有点小自豪。
 

  "姐也并不是不能吸引男人的嘛。"

  被艾比的光箭击穿头颅或者是心脏的敌人都倒在草地上,歪着脖子渐渐化作光班消融在空气中。

  但杀戮的气息并没有完全消散。

  太阳渐渐落下了,如火的夕阳几乎与艾比的红发融合在一起,艾比逆光站在,脸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她红色的眸子微微闪着光,艾比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指尖轻轻抚上额头的伤口,向前走了几步,腿却不听使唤,软了一瞬,正要歪倒在草地上的艾比瞬间被抱到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安迷修。

  艾比索性将指尖上的血液全部抹到了安迷修的那条要被血完全浸湿的袖子上,她有那么一下子很想问安迷修两个人的血液会不会交融在一起,但是她已经倦的没有力气讲话了,只能安静的窝在安迷修怀里。

  "我下次一定会保护你的,艾比小姐。"

  安迷修搂紧了艾比,艾比微微阖眼,几乎要打起盹来。

  "那就等你的伤好了再说吧,安迷修。"

  她抬头看向安迷修,他的表情就是要哭出来的样子,让人看了难受,艾比伸手去摸安迷修的脸,在他的脸上留下五道血痕。

  她可以从那双青色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倒影,十分狼狈的样子,艾比轻轻笑了一声,那双青色的眸子氤氲了一丝水气。





  "…别哭啊安迷修,姐可没有力气来安慰你了。"

   "是。"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