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和我于司冉喜欢咕咕有什么关系

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

——莫言

知行合一,行胜于言。

——陶行知




注意。

头像自摄

绑画→@简繁

禁止diss。

以上。

双杰‖浮夸

*演艺圈pa
@因为我是简繁呀



"咔嗒。"

  江澄半眯着眼睛坐在沙发上,身上盖了条毛毯,沙发背对着通往客厅的走廊,魏无羡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可锁落上的时候还是有一丝细小的声音。

  他猫着腰轻手轻脚的往主卧走,江澄知道他回来,故意冷冷的说句。

  "往哪跑?"

  魏无羡心虚不过,又偷偷摸到江澄后头去用双臂环住他脖颈,热气喷在耳根引起江澄一阵战栗。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你猜?"江澄揪着他的领子交换了一个吻,尝到他口里的酒味皱了皱眉,魏无羡指尖隔空抚他面庞,昏黄地灯从下映上,魏无羡半张脸隐在黑暗里。

  但眸子亮的让江澄害怕。

  魏无羡眼底亮晶晶的,咧开嘴翻过沙发背落在江澄旁边,因有柔软的沙发坐垫垫着身体,使魏无羡的坠落感减轻了不少,江澄指尖绕着他因拍戏而蓄起的一头长发。

  魏无羡身上常年都是这样,除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就是酒香,但今天不一样,江澄从他身上闻到了女人刺鼻的香水味,还有脸颊未完全擦掉的唇印。

  江澄知道魏无羡受欢迎,从出名开始江澄就见尽了魏无羡撩人的手法,可以说是男女通吃,连江澄自己和他插科打诨的时候都被人突然贴近的动作弄红过几次脸。

  二人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不短,到今天为止正好满期两年。

  江澄伸手把落地灯打亮,魏无羡伸手探到他腰间搂过来,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依偎了一会。

  房间里静的让人害怕,魏无羡只能听到江澄的呼吸声,然后是压低的抽泣声,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能搂住这个将头埋在自己肩膀处哭泣的爱人。

  手顺着脊背向下,轻柔的像是给猫顺毛一样,可这没什么太大用处,江澄的哭泣不仅没有停止还有些放大的趋势。

  魏无羡把头抵在江澄的头上,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来,他尽量的放低声音去哄江澄,语气学着今晚酒会遇见的意大利男人。

  "不要哭了。"

  唇印和香水味就像是导火索一样彻底引爆了江澄内心的所有负面情绪。

  并不是说江澄不信任魏无羡,只是因为他太害怕了,害怕魏无羡被别人抢走,害怕魏无羡离开他,社会舆论和负面新闻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当明星就是这样,浮夸的表面和脆弱的心。

  江澄的呼吸声渐渐平稳下来,魏无羡捧起他的脸贴上去,那双通红的杏眼湿漉漉的,江澄把他脸上的唇印擦干净,魏无羡带着一点讨好的意味去吻江澄的手心,吻的江澄痒了把手缩回去才停。

  他不知道为什么江澄会哭,他也不会去问,因为那是对小姑娘的招数,江澄不吃那套。

  他只知道江澄哭的时候抱住他就好了,不管他是哭是闹,是打是骂,只要死死的抱住他,江澄的身子就会渐渐的放松下来。

  那是对魏无羡无条件的信任。

  多年相伴的默契加上对对方的爱意,形成的无条件信任。

  就好比白天鹅,只要其中一方死去,另一方也会跟着离开。

  魏无羡轻轻吻着江澄的脸,手包裹住江澄的指尖,试图让它变得暖起来。

  江澄就像是天鹅,他性格刚强固执,却有着美丽的外表,不管什么时候都像是身上放着光芒的星星,在舞台上更加闪闪放光。

  南方很少下雪,但今年下的特别大,不过也多亏了这雪夜,魏无羡甩开新闻记者和经纪人偷跑回家里。

  离开酒会前那个留在他脸上的唇印还有些发烫,魏无羡不知道明天和他传绯闻的会是谁,但不是江澄就对了。

  屋里没有开空调,江澄闭上眼贪图魏无羡身上的温暖,魏无羡打算起身去倒杯水手臂却被江澄紧紧压住不得动弹,他只好抽出右手去拿遥控器开电视。

  荧幕一花正好跳到魏无羡最新演的电视剧,他苦恼的闭上眼挠挠脑袋打算换台,江澄却按住他的手腕不让。

  "就看这个。"略微带点孩子气的宣言让魏无羡失笑。

  魏无羡在新剧里面扮演的是男主角,剧情主要是男主死后重生行走江湖的故事,江澄虽然看过剧本但并没有看过电视剧,两个人就这么腻腻歪歪的瘫在沙发上刷剧到了十二点,魏无羡打个哈欠江澄也有点昏昏沉沉的。

  "睡觉了吧…?"

  "不。"

  江澄语气坚定的他好像还睁着眼一样,他嘴里絮絮叨叨声音越来越小,魏无羡凑近了才听清楚。

  "剧情老套没有新意,演员动作太浮夸没有一点真情实感…"

  魏无羡忍住没笑,把江澄抱到怀里打算回主卧,动作进行到一半又听见江澄迷迷糊糊的说"…还有…女主角太丑…配不上魏无羡。"

  "……好。"魏无羡不知道是在应他的哪一句梦话,语气温柔的几乎是要溺死人。

  谁知道江澄是真睡假睡,反正魏无羡只要负责哄好他就够了。

评论(14)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