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和我于司冉喜欢咕咕有什么关系

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

——莫言

知行合一,行胜于言。

——陶行知




注意。

头像自摄

绑画→@简繁

禁止diss。

以上。

凯艾‖游离

*假扮成流浪歌手的吸血鬼猎人艾比x身为吸血鬼却喜欢人类东西的舞女。
*结果还是添了一句话,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写出来好像没什么cp感啊orz
  *一句话瑞嘉安雷





  这是艾比第一次来到这个小小的镇子。

  风卷着咸湿的海味吹向田野的高地,远远的看去这个小镇十分的祥和,如果没有吸血鬼的话。

  艾比将亚麻色的头巾解下来挽到臂上,风吹起她红色的长发,她抬起手将长发别到耳后拎起自己的箱子沿着石板向坡下的小路走去。
 
  刚进入小镇的大门艾比就受到了注目,如果她带着头巾将自己的脸藏住的话还好,至少别人会以为她是旅游的老人,但她顶着一张娃娃脸,拎着两个箱子吃力的走着,更何况她穿的不是当地的衣服,与其说是流浪歌手,倒更像是个离家出走的大小姐。

  她当晚就在人来人往的集市里找了一小片较为开拓的场地将自己的皮箱放在地上当踩脚的地方,用来装长弓的琴箱则被她放在一边的地上,然后她将头巾围在脖子上清了清嗓子。

  清脆悠扬的歌声在人群里回荡。

  那是能引来吸血鬼的一种吟唱,将咒文转化为歌声的方式远远比在地上泼满鲜血画上阵法有用的多,而且艾比也不喜欢牢记那些复杂的阵法和难闻的鲜血。

  她的嗓子本来就不错,虽然她成年了之后也有种稚嫩童音的感觉,但是也总比以前奶声奶气要好得多。

  但她唱到咒文第二段时吸血鬼也没出现在她身边周围的人群里,倒是放在前面的小铁罐里面被满满当当的塞满了有些旧的纸币和硬币,艾比耐心吟唱到了第四段,可是塔楼的大钟一直响十下吸血鬼也没有出现。

  艾比沮丧的摇了摇头,将罐子里的钱都倒出来塞在围兜的口袋里拎上自己的箱子走了。

  她住所的酒店楼下有一家酒吧,每天晚上10点半到12点都会有舞女在那里跳舞,她走进酒吧一楼的时候正巧看到凯莉带着头纱在台上跳舞。

  凯莉穿着浅绯色的波西米亚舞裙在台上高举起双手,踮起脚尖将头昂起来,头纱的一角被她用细线系到双手中指带着的银质戒指上,仿若一只展翅飞翔的蝴蝶,婀娜的身子随着音乐迅速旋转并且不停的发出银铃的沙沙响声。

  台下一片叫好声和口哨声,甚至还有很大声的调侃话语,男人们的眼睛仿佛都是被定住了一样放在她身上,昏黄的灯光斜斜的映出凯莉的脸,一双蓝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好像很享受现在的这种时刻一样。
 
  作为弓箭手的艾比凭借良好的视力看出了凯莉脚上的那一串铃铛,旁边的调酒师轻轻的敲了敲她的肩膀,是个绿色眼睛栗色头发的男人,笑的很温润,光看脸就是受女性欢迎的那种类型。

  "这位可爱的小妹妹要喝什么吗?"

  小妹妹?????

  艾比不由得吐槽了一下这个男人的眼力,不过转念一想自己长得像是小孩子也难免,索性装成小孩子冲人无辜的眨眨眼道。

  "这位调酒师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来一杯苦瓜奶茶。"

  "…呃。"这次轮到安迷修犯难了,他只是看这位小姐孤独的站在人群里,眼睛还看着台上有些迷惘的样子不由得软下心来问她要喝什么。

可苦瓜奶茶这种味道特别的饮品他调不出来,更何况是他这种常年蜗居在这家小酒吧躲避阳光的吸血鬼调酒师,他和雷狮相比接触外界更要少。

  于是安迷修只好抹把额侧的细汗向艾比歉意的笑笑,艾比看了也作罢,于是向他要了一杯红茶。

  在酒吧里喝红茶也着实奇怪,艾比在喝红茶的途中也受到了很多人的注目,但她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的样子,只是喝着自己的红茶,并且微微阖上双眸看着安迷修,目光落在他有些尖尖的耳朵和笑时露出的牙上。

  安迷修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但碍于还有客人只好向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凯莉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完了舞,纵身一跃从台上跳到了人群当中不见。

    "多谢你的款待。"艾比露出一个宛若天使般纯洁的笑容"吸血鬼先生。"

  虽然四周人声嘈杂但安迷修还是很好的捕捉到了这一丝微小的声音,他呆呆的看着艾比轻巧的穿过泄水不通的人群走上酒吧拐角处的旋转楼梯,一直到她的裙角都看不见为止。

  安迷修当晚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格瑞,格瑞表示如果艾比真的要杀掉他们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带着嘉德罗斯走人。

  虽然东躲西藏的日子不好过,但他更希望能和嘉德罗斯长久的在一起,直到两人生命终结的那一天到来。

  安迷修先生表示自己是个年老的单身汉,但如果雷狮愿意与他作伴的话最好不过,于是两个人陷入了恋爱循环里面,出去找住在城郊的紫堂幻要合成血浆的嘉德罗斯和雷狮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两位调酒师将客人扔在一边冒着粉红泡泡。

  "安迷修?你身边怎么那么多恶心的粉红色东西。"

  四个人大概把这件事情简单的交流了一下,还是打算把这件事给酒吧里面的其它吸血鬼大概交流一下,还包括在海港花店工作的安莉洁和神近耀和咖啡厅工作的雷德一行人。

  "那卡米尔他们呢?"

  "从那个小丫头刚进入小镇卡米尔就开始注意她了,打扮的那么奇怪不让人注意就怪了。"

  雷狮翻了个白眼好似在嘲笑艾比的装束奇怪。

  住在旅馆三楼的艾比躺在床上打了个喷嚏,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弟弟来。

  埃米是和她一起组队的,但是却因为上面发消息说每个人在这个月内击杀一只吸血鬼,而且不能是小队的形式,这让艾比埃米犯了难,两个人只能先暂时分开往不同的地方去。

  和自家老弟分开来艾比倒是自由了很多,但对于埃米孤身一人去挑战吸血鬼们还是很担心的,虽然埃米走之前还信誓旦旦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咧开嘴。

——放心吧老姐,我绝对没问题的!

  这样的埃米看上去实在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艾比也放放心了不少,然后就提着自己的行李向一旁的小道走去。

  "再见,记得给我传讯。"

  可是这一去就再没了音讯,艾比路途上走到一半就担心的往回赶,还没两天就有人传讯来说埃米只是受了点伤没有大碍,后来也收到了埃米的信艾比也没再多猜疑。

  "衰仔怎么样了呢…伤好了吗?"

  艾比就这么在床上翻来覆去,她觉得心静不下来却不知道原因,就像是某个人在很遥远的地方呼唤着她一样,但是她无法得知那个人在哪那个人是谁。

  这样想着艾比从床上坐起来稍稍整理了一下衣着就从旅馆的窗子向外翻,低跟摩擦石质的粗糙地面发出响声,艾比依旧拎上了琴箱,上面银质的贴画在月光下闪着光,小镇里静的吓人,只有路边的草丛里偶尔传出一两声蛐蛐的歌唱。

  艾比走着走着就到了小镇的码头,底下是一片海无边无际的大海,带着浓郁的咸湿海味。

  艾比听到银铃响声,她侧头过去又看见了凯莉,她的黑色发丝随着海风舞蹈,那双蓝色眸子里倒映着海面和远处的灯塔,星星点点的亮光落到她的眼里。

  艾比眨了眨眼。

  凯莉向她看过来展露一个温和的笑容,艾比觉得这个笑容很迷人又很危险,眼底深邃的样子好像要把艾比吸进去一样。

  "你好。"艾比向她点点头。

  "你好。"

  你好之后便再无如何只言片语弥补,话题就此终结。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