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和我于司冉喜欢咕咕有什么关系

“真正想送你东西的人,不会问你要不要,有人问你要不要的时候,最好拒绝” ​​​​

——网易云热评《我有我爱我》


注意。


绑画→@简繁

禁止diss。

以上。

怀瑾握瑜兮[六]


*好困噢,真的好困噢。
*老姐要早点睡呀……

  当于司冉手中的那颗珠子里出现火焰的形状时她就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其实她厌恶火,但说是厌恶倒不如说是害怕,那天被关锁在马车内被火焰燎伤的记忆还深刻的停留在脑内,包括那满地的鲜血和尸体,鲜红和火焰的颜色交映在一起。

  如果那天不是莜椛那双细长的手硬生生掰烂了锁穿过门扉扯着她出来的话,如果那天不是莜花搂着她回到了桃花山,说不定那个弱小卑微的她就会带着被火燎的残酷记忆就此长眠在那个焚烧成木炭的马车里面。

  等到巡山的守卫发现那处的狼藉时,她的身体早就被焚化成黑色的枯骨,粘合着皮肉牵连在半残的马车零件上。

  于司冉深吸一口气将珠子放下,莜椛盯着她看了半天最后深深的叹了气,随即将她的手包裹住,紧接着又在她掌心里放了什么东西。

  是硬硬的,带着黏性和甜味的东西。

  是糖啊,于司冉将手摊开的时候默默的想。

  莜椛俯下身来,将她揽到怀里轻轻的抱了抱,然后将自己的额头抵在她的头顶上,固定发辫的簪子抵着她的脸有点疼,但是她还是将于司冉搂在自己的怀里。

  做师傅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徒弟的想法呢,能觉醒出这样的灵根对于于司冉来说必然是很痛苦的。

  甜味在于司冉口中消散,接着她悄悄的在手心舔了舔。

  是甜的。

  从那天回去后过了半个月,于司冉在扫院落的时候突然很认真的对躺在摇椅上,额顶盖着书本小憩的莜花说。

  “师傅,我要学剑。”

  这一说可不得了,莜椛差一点从摇椅上翻下去,连着盖在面上的书本都倒到了地上,她沉吟了半晌,紧接着开口问“为什么会想要学剑呢,是为了保护谁吗。”

  听到莜花这么问于司冉不禁愣了一下,一瞬间浮现在她眼前的有很多。

  有双亲的尸体,莜椛的双手,测试灵根用的灵珠上浮现的火焰形状和某人的背影。

  某人那天神色淡然,一身白衣在台上轻而易举淘汰对手的后远去的背影,还有那张离去时微微带了笑意的面容和雪白的衣,拂尘所扫过的地方似乎也没有刺痛,反倒是有点痒痒的,于司冉不自觉的发起呆来,但又很快回过神。

  “想要去追上,但是……”于司冉这么想。

  “就算要保护谁,我也只是为了保护师父。”于司冉这么仰起稍显稚嫩的脸蛋,即使她已经比同龄的男孩子都高了半个头“如果要换一个人保护的话,那也是在师父去后,而我会誓死拿好自己的剑,不会让这一天轻易到来的。”

  “好呀,那你一定要拿好自己的剑呀。”莜椛听后轻轻的笑了,她伸手抚过于司冉的头顶和额前的碎发。

  午后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风平静的像是时间永远都要停止了一样,花树在随风摇曳,落下细碎的花瓣来,于司冉眯起眼来,感受这份美好的祥和。

   而那个时候的她,永远都不会料到自己所承诺的东西马上就会在不久的将来被她迎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