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和我于司冉喜欢咕咕有什么关系

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

——莫言

知行合一,行胜于言。

——陶行知




注意。

头像自摄

绑画→@简繁

禁止diss。

以上。

我英乙女|课后补习[出/胜/轰]

#成绩很好的三巨头各种耍小心机骗你课后给他们补课。
#想要多和你有一点独处时间
#你=雄英二年级生。














         绿谷出久

  “那个,学姐…能不能帮我稍微补习一下?”

  午间休息的时候,绿谷出久偷偷的跑到你们班门口,这个时候教室里人很少,走廊上的人大多数都去食堂吃饭了,坐在教室中间的你自然很轻松的就能看见门口的那一团绿毛。

  他向你招了招手,示意你出来一下,你却突然起了玩笑心,故意慌张的望了望周围,接着不可置信的用食指点着自己。

  果不其然,绿谷露出了慌张的神色,等到你掩住嘴笑嘻嘻的走到他面前时他才恍然大悟,接着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支支吾吾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嗯?当然可以啦——能把成绩单给我看一下吗?”

  “诶——啊?!”

  绿谷出久听到你这么讲突然发出了很震惊的呼声,然后碎碎念着“这样果然不行吗”之类的话,你看着他的反应有些疑惑的歪了歪头,紧接着想到什么对着他说。

  “我说你啊…该不会是大多数都不及格吧?”

  “不,不是的……”他看起来有点窘迫,你见着他的样子呼了口气便没再追问下去。

  “如果不愿意给我看的话也没有关系噢?那就这周六给你补习吧,你们一年级生周六应该没有活动吧?”

  “没有,非常感谢你…!!”


  周六很快就到了。

  你望着手机上说的咖啡厅左右望了望,并没有发现绿谷的身影,直到一个穿着常服的人从咖啡厅的浅色玻璃内向你招手,你才发现绿谷出久已经坐到咖啡厅里面去了。

  “哎呀…我还以为你会稍微迟一点,所以就想着在门口等等你呢。”

  你放下双肩包,从里面掏出草稿纸和一部分的一年级教科书,然后将教科书推到绿谷面前,掏出圆框眼睛戴上。

  “不过我很好奇噢…你是怎么有我的手机号码的?我记得我好像没有告诉过你吧?”

  “啊,这个学姐你之前跟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给我了噢,你忘记了吗?”

  “诶,我记性不太好来着…可能是年纪大了容易忘事吧。”你苦恼的撑着下巴,抬眸望向他,却发现他直勾勾的盯着你,那双祖母绿的眸子里还带着笑意和别的一丝什么。

  你愣了愣,但还是很快的恢复到平时说话的方式。

  “哇,眼神超级危险的盯着我呢——你在想什么,绿谷同学?”

  “诶,啊啊啊不是的,我只是觉得,戴着眼镜的学姐很少见所以…想要稍微多看一会。”

  “那……好看吗?”你尾音微微上调,眨了眨眼抛了一个wink过去。

  果不其然,绿谷出久红了脸,然后半掩着面说“好看。”

  “好看就好…那就不开玩笑啦,我给你补习吧。”

  “好,好的!”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绿谷出久悄悄的攥紧了拳。

  “要什么时候才能知道我的心意呢?学姐。”





  轰焦冻






  轰焦冻,一年级生里最俊的少年郎[x]。

  当他顶着他那张俊脸可怜巴巴的向你请求,你就算是再怎么一个冷漠果断的人也难以拒绝。

  “所以,你明明成绩超级好的吧…为什么还要请我来补习呢?”

  你叹了口气,用圆珠笔笔尾戳了戳他的脸颊,他微微督起眉,好像很讨厌硬物触碰脸颊的感觉,你见他皱了眉便将手缩了回去,却没想到他一把抓住你的手,把笔拿下去了之后往自己颊侧挨去。

  他的脸温温的,而且很软,你愣着神捏了一把,然后不好意思的把手缩了回去。

  “学姐也会害羞吗?”

  他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倒是笑着反问了你一句,你没再看他,红着脸把栗色的短发挠的乱糟糟的,沉默了一会之后,你轻咳一声,突然正色起来把他写在草稿纸上的一个算式用指尖点了点。

  “写错啦。”

  “嗯。”

  “我看看噢…你代错式子啦,这是低级错误呀?”

  “嗯。”

  你见了他的反应默不作声,然后叹了口气从他的书架上掏出课本翻到那一章,你看了两眼然后小声嘟囔了几句。

  “笔记做的挺好的呀…怎么会写错呢。”

  “怎么了?”他凑过来瞧瞧课本内容。

  “没什么,你先看一下书,我先把这个题目演算一边然后等会讲给你听。”



  轰焦冻倒是听话,乖乖拿了书本就开始看了,你呼口气拿了草稿纸重新演算那个式子,幸亏理科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很苦手的科目,你很快就将正确答案写出来给他讲解了一番。

  只是你没注意到的是,你在讲解的时候轰焦冻完全没有在看题目,而是在看着你的侧脸。

  “接下来你把这几道题再做一下吧,我会在旁边看着的。”

  可你看着轰焦冻还没写几笔,就连忙跳起来按住他的手,用着圆珠笔在他头上一敲。

  “怎么又写错了——真的是,这种题目我刚刚跟你讲了的啊,还有之前也是,都是一个类型的怎么又错,你看上去明明很聪明的呀。”

  “因为学姐太漂亮了,所以我刚刚听的时候分心了。”

  “什、好吧好吧,那我再给你讲一遍。”你无奈的揉了揉刚刚他头顶被你打过地方,将那红白的发丝揉成一团来。

  “这一次,一定要用心听噢。”



  然后轰焦冻就被你敲了一下午的头。

  “气死我了…不讲这个类型的题目了,换下一章。”

  “可是我还没有搞懂…”轰焦冻委屈巴巴的揪住你的袖角。

  “不讲了就是不讲了…气死我了,你绝对是故意写错的吧。”




  他低着头嘟囔了两句。

  “的确是故意的呢。”

  “但是我喜欢你这份心,是有意的啊。”





  爆豪胜己


  “给我补习。”

  你一手抱着大沓的书本一手将书往图书架上放去,爆豪胜己站在高脚椅下看着你吃力的向上放着书,然后冷不伶仃的冒出一句话。

  “可是爆豪君你成绩不是很好的吗?而且我文化成绩一般的噢,也只有实战能力比较强而已。”

  你将书放完后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爆豪胜己看着你的动作在底下微微伸出手来,见你安稳落地后便又重复了一遍。

  “给我补习。”

  你借着他背后夕阳的微光看清了他有些泛红的耳尖,拍拍裙摆将椅子折叠起来靠在一边,无奈的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头,这次你出奇意料的触碰到了他的发顶,你有些诧异,因为他平时是不乐意让你摸头的,但这次你居然摸到了。

  一定是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吧,有点担心呢。你这样想着开了口。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就先答应你好了。”

  补习的地点就在爆豪家,你按照他发来的地址一条路一条路的找去他家,然后在你还没按响门铃的时候他就已经开了门,把你迎到屋里。

  “我父母今天都出门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不过你来的路上怎么这么慢啊。”

  “这一块住宅区我没来过噢,所以有点难找。”

  “你不住在这一片吗?”他从冰箱里给你拿来碳酸果汁放到书桌前。

  “也不是,我住在这一块附近噢,不过没来过这里而已。”你将书包放下,有些吃力的拧着瓶盖,可直到指节边缘落满了瓶盖的印子也没拧开。

  这个时候爆豪从你的手里抽走那瓶饮料,很自然的帮你把盖子拧开后放到了一边。

  “今天的爆豪君意外的温柔呢。”

  “啊?”

  “因为平时都是喊我“蠢女人”或者是起外号什么的,从来都没有喊过我学姐,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安静呢。”

  “……你,那这样不好吗?”

  他的掌心覆盖住你的头顶,然后用力的搓了搓,把你出门前梳理整齐的发丝揉的一团糟。

  “没有噢,只是觉得,爆豪君今天很温柔,所以挺好的。”你轻轻的笑了笑。

  他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时间过去的很快,再加上他本身错的题目也没几道,你很快就帮他把疑虑都一一解答完了。

  “那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吧,我回去了哦?”

  你将遍布桌面的草稿纸一一拿起,正当你叠对整齐想拿给爆豪胜己的时候其中的一小页纸掉了出来,看上去不是A4纸的纸质,倒像是别的本子上撕下来的。

  你从桌面上捻起来看的时候发现上面画着一把相合伞,底下写了爆豪胜己和……

  此时的爆豪胜己突然把手一把伸过来,紧紧的攥住了那一张纸,然后利用个性将纸片轰成渣子。

  你有些疑惑的转过头去,看着他通红的耳尖。

  “害羞了?”






  在你离开他家之后,爆豪胜己将通红的脸埋在臂弯里。

  “可恶,差一点就让她发现了。”

  “相合伞底下有我和她的名字什么的。”

评论(16)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