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和我于司冉喜欢咕咕有什么关系

文学远远比政治要美好。政治教人打架,文学教人恋爱。

——莫言

知行合一,行胜于言。

——陶行知




注意。

头像自摄

绑画→@简繁

禁止diss。

以上。

凯艾‖游离

*假扮成流浪歌手的吸血鬼猎人艾比x身为吸血鬼却喜欢人类东西的舞女。
*结果还是添了一句话,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写出来好像没什么cp感啊orz
  *一句话瑞嘉安雷





  这是艾比第一次来到这个小小的镇子。

  风卷着咸湿的海味吹向田野的高地,远远的看去这个小镇十分的祥和,如果没有吸血鬼的话。

  艾比将亚麻色的头巾解下来挽到臂上,风吹起她红色的长发,她抬起手将长发别到耳后拎起自己的箱子沿着石板向坡下的小路走去。
 
  刚进入小镇的大门艾比就受到了注目,如果她带着头巾将自己的脸藏住的话还好,至少别人会以为她是旅游的老人,但她顶着一张娃娃脸,拎着两个箱子吃力的走着,更何况她穿的不是当地的衣服,与其说是流浪歌手,倒更像是个离家出走的大小姐。

  她当晚就在人来人往的集市里找了一小片较为开拓的场地将自己的皮箱放在地上当踩脚的地方,用来装长弓的琴箱则被她放在一边的地上,然后她将头巾围在脖子上清了清嗓子。

  清脆悠扬的歌声在人群里回荡。

  那是能引来吸血鬼的一种吟唱,将咒文转化为歌声的方式远远比在地上泼满鲜血画上阵法有用的多,而且艾比也不喜欢牢记那些复杂的阵法和难闻的鲜血。

  她的嗓子本来就不错,虽然她成年了之后也有种稚嫩童音的感觉,但是也总比以前奶声奶气要好得多。

  但她唱到咒文第二段时吸血鬼也没出现在她身边周围的人群里,倒是放在前面的小铁罐里面被满满当当的塞满了有些旧的纸币和硬币,艾比耐心吟唱到了第四段,可是塔楼的大钟一直响十下吸血鬼也没有出现。

  艾比沮丧的摇了摇头,将罐子里的钱都倒出来塞在围兜的口袋里拎上自己的箱子走了。

  她住所的酒店楼下有一家酒吧,每天晚上10点半到12点都会有舞女在那里跳舞,她走进酒吧一楼的时候正巧看到凯莉带着头纱在台上跳舞。

  凯莉穿着浅绯色的波西米亚舞裙在台上高举起双手,踮起脚尖将头昂起来,头纱的一角被她用细线系到双手中指带着的银质戒指上,仿若一只展翅飞翔的蝴蝶,婀娜的身子随着音乐迅速旋转并且不停的发出银铃的沙沙响声。

  台下一片叫好声和口哨声,甚至还有很大声的调侃话语,男人们的眼睛仿佛都是被定住了一样放在她身上,昏黄的灯光斜斜的映出凯莉的脸,一双蓝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好像很享受现在的这种时刻一样。
 
  作为弓箭手的艾比凭借良好的视力看出了凯莉脚上的那一串铃铛,旁边的调酒师轻轻的敲了敲她的肩膀,是个绿色眼睛栗色头发的男人,笑的很温润,光看脸就是受女性欢迎的那种类型。

  "这位可爱的小妹妹要喝什么吗?"

  小妹妹?????

  艾比不由得吐槽了一下这个男人的眼力,不过转念一想自己长得像是小孩子也难免,索性装成小孩子冲人无辜的眨眨眼道。

  "这位调酒师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请给我来一杯苦瓜奶茶。"

  "…呃。"这次轮到安迷修犯难了,他只是看这位小姐孤独的站在人群里,眼睛还看着台上有些迷惘的样子不由得软下心来问她要喝什么。

可苦瓜奶茶这种味道特别的饮品他调不出来,更何况是他这种常年蜗居在这家小酒吧躲避阳光的吸血鬼调酒师,他和雷狮相比接触外界更要少。

  于是安迷修只好抹把额侧的细汗向艾比歉意的笑笑,艾比看了也作罢,于是向他要了一杯红茶。

  在酒吧里喝红茶也着实奇怪,艾比在喝红茶的途中也受到了很多人的注目,但她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的样子,只是喝着自己的红茶,并且微微阖上双眸看着安迷修,目光落在他有些尖尖的耳朵和笑时露出的牙上。

  安迷修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但碍于还有客人只好向她微微的笑了一下,凯莉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完了舞,纵身一跃从台上跳到了人群当中不见。

    "多谢你的款待。"艾比露出一个宛若天使般纯洁的笑容"吸血鬼先生。"

  虽然四周人声嘈杂但安迷修还是很好的捕捉到了这一丝微小的声音,他呆呆的看着艾比轻巧的穿过泄水不通的人群走上酒吧拐角处的旋转楼梯,一直到她的裙角都看不见为止。

  安迷修当晚就把这件事告诉了格瑞,格瑞表示如果艾比真的要杀掉他们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带着嘉德罗斯走人。

  虽然东躲西藏的日子不好过,但他更希望能和嘉德罗斯长久的在一起,直到两人生命终结的那一天到来。

  安迷修先生表示自己是个年老的单身汉,但如果雷狮愿意与他作伴的话最好不过,于是两个人陷入了恋爱循环里面,出去找住在城郊的紫堂幻要合成血浆的嘉德罗斯和雷狮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两位调酒师将客人扔在一边冒着粉红泡泡。

  "安迷修?你身边怎么那么多恶心的粉红色东西。"

  四个人大概把这件事情简单的交流了一下,还是打算把这件事给酒吧里面的其它吸血鬼大概交流一下,还包括在海港花店工作的安莉洁和神近耀和咖啡厅工作的雷德一行人。

  "那卡米尔他们呢?"

  "从那个小丫头刚进入小镇卡米尔就开始注意她了,打扮的那么奇怪不让人注意就怪了。"

  雷狮翻了个白眼好似在嘲笑艾比的装束奇怪。

  住在旅馆三楼的艾比躺在床上打了个喷嚏,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弟弟来。

  埃米是和她一起组队的,但是却因为上面发消息说每个人在这个月内击杀一只吸血鬼,而且不能是小队的形式,这让艾比埃米犯了难,两个人只能先暂时分开往不同的地方去。

  和自家老弟分开来艾比倒是自由了很多,但对于埃米孤身一人去挑战吸血鬼们还是很担心的,虽然埃米走之前还信誓旦旦的拍着自己的胸口咧开嘴。

——放心吧老姐,我绝对没问题的!

  这样的埃米看上去实在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艾比也放放心了不少,然后就提着自己的行李向一旁的小道走去。

  "再见,记得给我传讯。"

  可是这一去就再没了音讯,艾比路途上走到一半就担心的往回赶,还没两天就有人传讯来说埃米只是受了点伤没有大碍,后来也收到了埃米的信艾比也没再多猜疑。

  "衰仔怎么样了呢…伤好了吗?"

  艾比就这么在床上翻来覆去,她觉得心静不下来却不知道原因,就像是某个人在很遥远的地方呼唤着她一样,但是她无法得知那个人在哪那个人是谁。

  这样想着艾比从床上坐起来稍稍整理了一下衣着就从旅馆的窗子向外翻,低跟摩擦石质的粗糙地面发出响声,艾比依旧拎上了琴箱,上面银质的贴画在月光下闪着光,小镇里静的吓人,只有路边的草丛里偶尔传出一两声蛐蛐的歌唱。

  艾比走着走着就到了小镇的码头,底下是一片海无边无际的大海,带着浓郁的咸湿海味。

  艾比听到银铃响声,她侧头过去又看见了凯莉,她的黑色发丝随着海风舞蹈,那双蓝色眸子里倒映着海面和远处的灯塔,星星点点的亮光落到她的眼里。

  艾比眨了眨眼。

  凯莉向她看过来展露一个温和的笑容,艾比觉得这个笑容很迷人又很危险,眼底深邃的样子好像要把艾比吸进去一样。

  "你好。"艾比向她点点头。

  "你好。"

  你好之后便再无如何只言片语弥补,话题就此终结。
 
 

凯艾‖和情人节最配的果然还是艾比的美食

#卡在情人节的最后一分钟!哇塞真的是非常惊险了,就差一点点。
#剧毒,想象力丰富的晚上最好不要看。
#深夜食堂[大概
#欠了 @艾比世界第一可爱!!! 好久的点文orz








  在凯莉还没醒的时候她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噜噜叫了,这时候她不免想起自己自己家艾比小姐煮的清水面。

  上面撒了葱花和溏心蛋,艾比很喜欢往面汤里面放一点点的芝麻酱,说是可以增香,热气腾腾的样子一下子就浮现在了凯莉的眼前。

  "咕——"肚子又开始叫了,凯莉把脸皱的跟个苦瓜一样翻身下床去冰箱里面找吃的。

  可是里面只有半袋吐司和午餐肉罐头,再多的也就是一瓶果汁,空荡荡的冰箱看起来有点可怜。

  凯莉想,这个时候艾比一定会把吐司拿出来分成四片,打开打开灶台的火,等锅里的油烧到六分热的时候往里面打两个蛋,把蛋黄戳破让它四处流动,等到快完全熟透的时候撒上一点点的盐,盛到面包上。

  这个时候就可以开午餐肉罐头了,艾比肯定会纠结在罐头拉手会不会弄伤手指这一点上,这个时候自己的小爱人就会晃着呆毛可怜巴巴的喊凯莉了。

  罐头开完之后艾比会把它切片,趁着锅里的热油还没凉透把罐头肉扔进去热一热,煎个一分多钟再撒上一点黑胡椒,用小刀在上面切一点条纹最后跟煎蛋一起被夹在面包里。

  面包片的里面放上切片好的起司最后再拿到微波炉里面去叮一下,一个美味的早餐就完成了。

  这个时候凯莉就可以拿着果汁端去客厅,而艾比会叫住她说要先吃点东西再喝饮料。

  可艾比现在不在,凯莉只能拿着果汁和吐司去到客厅的茶几那里,就这果汁把那半袋吐司干巴巴的吃完再开始今天一天的工作。

  说是工作其实也不是,凯莉顶多就是看看笔记本顺便给艾比发条消息,那边一如既往的没有回短信,凯莉觉得有些无聊,于是就那么瘫在了榻榻米上面睡着了。

  睡到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手机铃声响的声音,连忙爬起来看却没有未接来电,有些纳闷的挠挠头问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可再怎么问也没有的出个所以然。

  午餐从手机里面翻出了一个快餐电话。

  整十二点的时候一边吃披萨一边吐槽上面的起司和培根,吐槽到一半突然想起了自己家小姑娘做的抹茶千层。

  虽然和快餐没什么太大关系但还是想念抹茶在口中融化的层层甜蜜和浓郁的香味,但和甜点最相配的果然还是奶茶了吧。

  凯莉和艾比都喜欢喝奶茶。

  艾比是苦系派的,但凯莉却很喜欢喝甜甜的原味奶茶,尤其是在吃艾比做的抹茶千层的时候,之前有被问过为什么不在吃千层的时候喝相同口味的奶茶,虽然一脸高兴的赞同了但还是每次都喝原味奶茶。

  可能是因为奶茶是艾比泡的吧。

  晚上的晚餐也随手点了个煲仔饭,辣油浮在层层的土豆上,肉香透过塑料盒盖传到凯莉的鼻子里,旁边配的蔬菜是外婆菜和一块萝卜干,半个鸡蛋稳稳的被嵌在米饭里,只露出了蛋白。

  凯莉看着萝卜干突然想到艾比腌的泡菜了,虽然很好奇为什么自家姑娘会这么心灵手巧,但凯莉还是很高兴的吃起了并不是那么喜欢的泡菜。

  这个时候凯莉的手机震动了两下,上面提示是艾比发来的短信。

  "情人节快乐啊笨蛋!!!什么啊你今天居然没有给我打电话…!我今天晚上加班要很晚才能回去,你要早点睡啊魔女小姐!"

  "哼,姐偷偷告诉你去翻一下冰箱下面的夹层,有惊喜哦!还有等会翻到了也不要感谢姐,更不要给姐打电话!姐在开会呢…!"

  凯莉立马赤着脚跑去翻了一下冰箱夹层,里面摆放着一个小小的盒子,正中央是一个锡箔纸做的戒指,上面嵌了一颗爱心形状的小小巧克力。

  凯莉突然想到艾比前几天在厨房忙碌的样子,去问是在做什么吃的也支支吾吾的不给看。

  "傻瓜艾比。"

  艾比的手机还是在口袋里震了两下,她趁着换文件的时间偷偷看了一下短信脸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什么啊这个笨蛋…!"

from凯莉:

我还是会等你回家的哦小矮子。
本小姐也爱你。
•ᴗ•☆

                                          23:59

上课偷偷摸的凯莉。
左边那只手是艾比滴!发带也是艾比滴。

吸吸。

[安艾]气质

#艾比保护了安迷修的故事。
#2018的第一篇文,送给这对。
#小甜饼,大概。
#可能会有ooc。
#艾比的气质大改变。

  安迷修受伤了,原因是他从山坡上滑了下来,摔到了腿,虽然伤的不是很严重,但还是有那么一两天不能剧烈运动。

  所以作为跟他比较熟识的呆毛姐弟就担起了照顾安迷修的重任。

  太阳很晒,艾比走在最前面,回头看了看搀扶着安迷修的埃米和一瘸一拐的安迷修心里不免有些担忧,尤其是看到自家弟弟头上细密的汗珠时还是咂咂舌。

  "先休息一会吧。"艾比这么讲,低头整理了一下围巾走到一片树荫下,帮着埃米扶着安迷修坐下。

  "谢谢艾比小姐,还有埃米小弟,对于我来说真的是帮大忙了。"

  艾比掏出两个水壶,抬起头的时候正巧对上安迷修的眼睛,那双青色的眸子里泛着水光,湿漉漉的样子,一下子让艾比失了神。

  "伤好了就赶紧走吧,呆头骑士,姐可不想带一个拖油瓶。"

  "不,作为报答请让我保护你们姐弟两吧!"

  艾比不想说话,索性闭上了嘴,风吹动树叶带来细小的声音,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射到艾比身上,温暖的光班映在她的裙面上,这样的午后未免太过于安静,让艾比有些犯倦。

  她不由得回想起在玳瑁星时也是这样的日子,安静而又和平。

  而现在放在凹凸大赛里未免太过于不真实了,艾比打个哈欠昏昏欲睡,埃米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离开去打水了,只留下了艾比和安迷修,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安迷修突然召出冷热流站起来,宽厚的后背给艾比遮挡住了一片光,她抬眸看向安迷修。

  "是有敌人了吗。"

  "我会保护好艾比小姐的。"

  无厘头的搭话,艾比站起来伸个懒腰,整打算召出天使射手轰轰烈烈的干一场醒醒神时,她的围巾被扯住了,整个人被向后抛去,撞上一片坚硬的石壁,她看见安迷修惊讶的目光。

  "啊,疼死了。"

  艾比感受着什么热乎的东西从她眉角留下来,模糊了她的眼,在失去意识前她听见安迷修大声的喊。

  "艾比小姐!你没事吧!"

  紧接着就是兵器相撞的声音。

——笨蛋骑士,给我好好注意战斗啊。

  两拳难敌四手,就算是战力极其强悍的安迷修,在身上受伤和面对一个小队敌人的情况下,也会渐渐处于下风,更何况身为队友的埃米不知道去了哪,而艾比又晕了过去。

  糟糕,极其的糟糕,安迷修这么想,因出神臂上被刮了一道口子,鲜血快速的流出,在大幅度的挥刀动作下伤口流出的鲜血越来越多,几乎要染红了安迷修的整条袖子,失血过多加上腿脚不便,有些眼花的安迷修一个不慎半跪在草地上。
 
  正在安迷修思考如何应对这个局面的时候,一个人在他身后缓缓说道。
 
  "啊啊…安迷修,你也太狼狈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悠悠转醒的艾比站在了半跪着的安迷修的面前,新鲜而又鲜红的血液从她额上的伤口流下来,模糊了艾比的右眼。

  视野一片腥红。

  但这丝毫阻碍不了艾比的视线,伤口的疼痛反而会使她更加清醒,铁锈味刺激她的感官,艾比轻篾的笑了一声。

  身材娇小的少女姿高凌下的俯视安迷修,艾比的血滴到仰视她的安迷修的脸上,然后落到白色的衬衫上,染红了一小片。

  "安迷修,现在你就好好的呆在一边"艾比回首看向敌人,红丝绸般的长发因回头而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随着艾比指尖的微微移动割破空气的声音出现,光箭瞬间击穿了一位敌人的心脏。

  红发少女天真的笑了起来,阳光下炫目的美模糊住了所有人的眼,几乎是语气非常恶劣,和她那张佼好的面容格格不入,她一字一句的说。

  "一起来?还是…等着姐来亲自动手解决你们这些杂鱼?"

  艾比很娇小,几乎与她那把天使射手一样高,但她的的威力十分巨大,如果说平时杀怪只是跟打电子游戏一样的话,那她现在就像是猎人拉弓捕猎一般。

  就想是天生的一样,数支光箭从她弓下射出,留下一道残影击中敌人然后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只箭会准准击入他的心脏。

  艾比享受自己光箭瞬间击中敌人的感受,但她并不享受被人击中,于是她选择移动,并不只是单单的站在原地,毕竟那样是傻子的做法,单腿蹬树借力而起凌跃于半空,天使射手会击穿每一个人的心脏。

  安迷修呆住了,也许是这样的艾比太过于惊人,与平时可爱傲娇的艾比完全不一样,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轻篾的笑起来的样子,拉弓时专注的样子,包括——居高凌下俯视他的样子。

  这样的艾比真的很特别,也很吸引人,那支穿梭于人群缝隙间的箭就像是要射入安迷修的心脏,狠狠的抓住让他窒息。

 

  艾比侧眸看了看立在一边有些呆住了的安迷修,心里不由得有点小自豪。
 

  "姐也并不是不能吸引男人的嘛。"

  被艾比的光箭击穿头颅或者是心脏的敌人都倒在草地上,歪着脖子渐渐化作光班消融在空气中。

  但杀戮的气息并没有完全消散。

  太阳渐渐落下了,如火的夕阳几乎与艾比的红发融合在一起,艾比逆光站在,脸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她红色的眸子微微闪着光,艾比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指尖轻轻抚上额头的伤口,向前走了几步,腿却不听使唤,软了一瞬,正要歪倒在草地上的艾比瞬间被抱到一个温暖的怀抱。

  是安迷修。

  艾比索性将指尖上的血液全部抹到了安迷修的那条要被血完全浸湿的袖子上,她有那么一下子很想问安迷修两个人的血液会不会交融在一起,但是她已经倦的没有力气讲话了,只能安静的窝在安迷修怀里。

  "我下次一定会保护你的,艾比小姐。"

  安迷修搂紧了艾比,艾比微微阖眼,几乎要打起盹来。

  "那就等你的伤好了再说吧,安迷修。"

  她抬头看向安迷修,他的表情就是要哭出来的样子,让人看了难受,艾比伸手去摸安迷修的脸,在他的脸上留下五道血痕。

  她可以从那双青色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倒影,十分狼狈的样子,艾比轻轻笑了一声,那双青色的眸子氤氲了一丝水气。





  "…别哭啊安迷修,姐可没有力气来安慰你了。"

   "是。"

四季部曲[春天]

※四季部曲[春天]
※金凯的小甜饼+看不出来的双向暗恋
※这对可爱


金是个不折不扣的热血傻小子,只要是小队里面的人都是知道的。

凯莉也知道,但是就在那个不知道季节的太阳日,她许久没有点燃起来的少女心一瞬间燃成熊熊火焰。

点燃她的心野。

"也许这就是春天吧。"

凯莉一个人坐在树杈上守夜这么想着,她回头看了看睡得安稳的紫堂幻,靠着树休息的格瑞,还有睡的四仰八叉的金。

星镖在她手中漫无目的的飞出去,低低旋着他们休息的临时驻地转了一圈。

凯莉接住旋回来的星镖,低低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坐着的树枝轻轻的晃动起来,好像有人在踩踏一样,凯莉警惕的回头,却发现是本应该在底下睡着的金。

"哇啊——凯莉!你怎么回头了!"

——当然是因为你动作幅度太大了啊,笨蛋。

凯莉在心里默念,却没有给出回答,只是把头转回去,星镖在半空中悬浮着,金伸手去抓却并没有碰到。

"…不好意思啊,拜托你一个人女孩子来守夜,你一定很累了吧?"金这么说着。

"…哼,也亏你知道本小姐是个女孩子。"凯莉不满的嘟囔一声,像是为了掩饰表面的别扭和内心的不符打算从口袋里掏出棒棒糖,但所触及的只是一片空荡和冰凉,就像是这天晚上深邃的夜空,没有星星,没有云,也没有月亮。

金就在这个时候嘿嘿一笑,就像是变法术一样拿出了一大袋子粉红色的棒棒糖。"就知道你没有啦!……喏!给你,就当做是我的补偿啦!!!"

"……"凯莉只感觉心里的那头小鹿要撞破胸口了"…什,什么啊,你,你就想拿一袋棒棒糖来打本发小姐吗?"

金有些窘迫的笑了笑,像是有点着急的解释起来"因为今天早上凯莉不是说过吗[糖要没有了],这样,所以我就记下来了,而且凯莉要是不愿意的话我还有别的啊!比如说…蓝莓味的棒棒糖!"

凯莉想了想,好像早上是这样说过,但听到金的后半句话她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本小姐要的可不是棒棒糖。"

"啊?"金挠挠头"那凯莉你想要什么。"

"金。"凯莉晃起双腿,松糕鞋随着她的晃动几乎要落下去"如果说,我想要你的吻,你该怎么办。"

金愣住了,凯莉蓝色的眸子里满是笑意,即使苦涩。

"噗嗤,不逗你了,本小姐要去睡觉咯,熬夜可是少女的天敌,接下来的夜晚就拜托你啦,金。"

凯莉的声音有点颤抖,月刃不知道什么时候缓缓飘了上来,停留在凯莉身前,春天的夜风吹起星月魔女黑色的长发,星刃和月刃成了那天晚上的星星和月亮,丝绸般的黑发代替了云。

金伸手扯住凯莉的衣角,少女回过头来,撞进他蓝色的眼眸里。

那里面仿佛闪烁着点点星光。

"那,那如果我说可以呢。"

"什么。"

"我说,如果我可以,给你一个吻。"金坚定的抬起头,站到凯莉面前。

凯莉突然笑起来。

"好啊,那就请给我一个吻吧。"

无题[下]

无题[下]



在周围中学生叽叽喳喳的嘻笑声中,艾比被拉到小巷中,她不是没有反抗,只是因为那个中学生扯着她的手腕太疼了。

艾比狠狠地甩开他的手,借着昏暗的路灯光看了几眼手腕。

一圈淡淡的红痕。

艾比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座马上就要喷发的火山,她心中的怒气几乎是要马上就要爆发出来,如果埃米在这里肯定会离得远远的。

因为艾比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正当她抡起自己的包就要向那几个小流氓砸过去的时候。

凯莉出见了。

穿着跟酒吧里面的歌手一样,涂着淡妆,脸上和头上的装饰物一样,在脸颊侧画了一颗粉红色的星星,笑嘻嘻的坐在一边的矮墙上,艾比想她大抵是从边上翻过来的。

她抡着粘着各种贴纸的棒球棍,嘴里咬着草莓味的棒棒糖,扬起黑发露出姣好的面容,那双蓝色的眼睛就像是深邃的大海,路灯莹莹点点的昏黄灯光落到她的眼里,就像是一座灯塔。

"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她吐出糖棍,轻佻的笑道。

艾比发誓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彩的打斗,虽然也不能算是打斗,因为凯莉在三分钟之内就将那群才上高中的小混混全部打的哭爹喊娘。

凯莉拍了拍衣角,看着正在原地发呆冒小花的艾比笑了起来。

"走啦——"凯莉戳戳艾比的手臂。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了,影子在路灯是照映下拉的很长。

艾比小步跑跟上她,悄咪咪的握住了凯莉的手,凯莉的脚步好像顿了一下,然后捏了捏艾比柔软的掌心。



"凯莉,你好慢。"艾比原地跺跺脚不满的抱怨道,白色的热气随着她说话从嘴角的热气冒出,凯莉系好围巾然后牵着艾比的手。

"抱歉啦,要不要去看看电影?或者是先去吃点什么东西?"

"那我要喝苦瓜奶茶。"

"诶——又喝那个嘛?一点也不好喝的——"

艾比有了一个新的女朋友。

她的女朋友不喜欢喝苦瓜奶茶,不喜欢高跟鞋,不喜欢少女一类粉粉嫩嫩的东西,当然,除了她头上那颗星星。

艾比喜欢喝苦瓜奶茶,喜欢穿高跟鞋,喜欢少女一类粉粉嫩嫩的东西。

她没有分手,因为她知道自己遇到了对的人。

这个女朋友是独一无二的。

"凯莉。"

凯莉也没有分手,因为她也知道自己的小女朋友是世界上仅有的这一个。

"艾比。"

无题[中]

※受朋友委托那里,其实是受安迷修的委托啦。
※"帮我整理一下专辑吧拜托!"被这样请求了。

艾比再次见到凯莉是在周三的午后,地点是在安迷修推荐的一个咖啡厅,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注意到凯莉来了。

凯莉端着自己的奶茶和抹茶慕斯正在找位置,这个时候她看见了艾比,那个头顶呆毛很翘的姑娘。

她的桌子前面摆满了雷狮的专辑,每一张上面都签了名,好像在做清点一样,她一张一张的看了,然后在面前的白皮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凯莉拉开椅子问。

"…啊呀!…不,不介意。"艾比被吓得一颤,抬头起来看着已经坐下去凯莉,然后扶扶自己滑到鼻尖的黑框眼镜,插在一边的耳机也随着她的动作掉下来。

凯莉坐在她对面的时候艾比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砰跳动的越来越剧烈了。

就像是马上就要爆炸的火山一样。

"你也喜欢雷狮?"凯莉笑眯眯的。

"呃,不,只是受朋友委托。"艾比有些紧张。

……

天气渐渐的冷下来了,艾比和凯莉两个人并肩站在奶茶店的门口,凯莉手里是一杯淡粉色的奶茶,大概是草莓味的,而艾比手里什么也没拿,空荡荡的。

在礼貌的相互告别之后两人同时过了马路,而艾比只是觉得太过于尴尬而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去街上一趟。

结果在晚上回来的时候很糟糕的遇到了附近高中的小流氓,而艾比因为穿着休闲服而看起来又很像是高中生的样子,很幸运的被拦了下来并且被骚扰了。

艾比想为自己点满一整个小区的蜡烛,她翻了个白眼然后打算穿着自己的低跟鞋跑路直接甩开他们。

然而她忘记了自己的力气比别人小那么个几十倍的事实。

"现在打电话给安迷修或者是衰仔来救我还来得及吗。"

她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然后果断的放弃了。

所以大概是没人来救我了。

艾比这么想。

无题[上]

艾比和她的新男朋友分手了。

原因是她的男朋友不喜欢高跟鞋,而她喜欢。

……。

好吧艾比可没有这么小心眼,真正的原因是她的男朋友太喜欢对她指手画脚了,看在是弟弟朋友的面子下她忍耐了无数次那个男人,最终借着高跟鞋的名义把男人和他的行李一起扔了出去。

"姐不想跟你谈了,滚吧。"艾比穿着她那双白色的恨天高如是说道,然后狠狠地关上了门。

多次的恋情失败让艾比有些感到挫败,于是她穿好裙子和针织衫打算下楼吃一顿好的,艾比刚坐到甜品店里面手机就提示有消息,果不其然是自家老弟发来的安慰,还附赠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哼,傻子。"艾比抱着奶茶喝起来,顺便把明天上班要用的资料摆在桌面整理了一下。

吃好喝好艾比也该回去了,可老天偏偏是不合她意似得,刚出店门外面便下起了大雨,艾比跺跺脚,可没想到自己恨天高的跟居然断了。

"靠…这么惨。"

于是她只能拎着鞋徒步走到家,艾比住的小区就在马路对面,也不是很远,没走几步就到了,拐过两栋楼的距离到了一个有屋檐的拐角,她打算歇一歇。

"这样有点像偶像剧里面的剧情呢,会不会有帅哥出现呢?"艾比不由得这么想,可她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刚到凹凸企业上班的时候她也是这么想的。

可她看见的帅哥也就只有楼上六楼办公室的那个傻小子金,再其余…就是被她喊叫恶心帅的安迷修了。

虽然想不通为什么安迷修一个二十老几的大男人还会中二,但艾比还是和这个同办公室的人相处的和和气气,偶尔两个人加完班去撸串喝酒啥的。

就在她为美好未来和现在糟糕处境幻想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文件因为包的拉链没有拉好而掉了一地。

"……。"艾比不想再抱怨什么了,她只想赶紧捡起这些明天开会要用的文件以免它们被雨水打湿。

正当她艰难的拎着裙子和高跟鞋蹲在地上捡文件的时候,一直站在她身后没有被注意到的凯莉忍不住开腔了。

"我来吧。"

艾比给这个声音吓了一跳,但还是乖巧的站起身来让凯莉去做,凯莉将文件先都捡起来抱在怀里,然后在一张一张折好放到艾比的文件夹里。

艾比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了半个头的人有些发愣,明明是看起来比自己要小个几岁的做事却比自己更要利索干净,这让她不由得思索到底是自己老了还是现在的年轻人变了。

"……给你。"凯莉把文件夹放到包里,然后帮艾比把拉链拉好。

"呃,谢谢。"艾比有些手足无措的背上了包,她不知道为什么站在这个少女面前为什么会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我送你回去。"虽然凯莉很不想这样说,但还是好事做到底,撑着自己的伞把艾比送了回去。

"谢谢,谢谢。"艾比低着头。

"那我先走了。"凯莉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只留下艾比一个人光着脚站在楼道里。

昨晚画滴艾比。
送给存存。